长路。

157。小十七囤粮号:千阳。

[锡糖/果珍]Pretty Boy 02

02.


要郑号锡用一句成语形容那天的情况,他会说:春光明媚。


“哈?”刚从芝加哥来到韩国,韩文不是很好的申东根都听得出不对劲,有点尴尬地挠着耳后:“现在好像是夏天诶号锡。”


“春光。Peniel只要听懂春光就好了。”穿着工人装的李昌燮窝在他的沙发里高深莫测地咂着嘴巴说:“发春的春。”


郑镒勋没好气地瞪一眼完全不靠谱的车队技师,和处于粉色泡沫里无法自拔的他表哥,转向相对可信些的车队公关金南俊。


“庆幸的是对方答应和解没闹上警局。网络上没有拍到的照片吧?”


“暂时没有。号锡今天开的是我的车,应该不用怕被扒出来。”


“那就好。”


金南俊转头没看到郑号锡的身影,稍微叹气。“……我会叫敏儿跟进网络的情况。”


此时的郑号锡跑到他们车房外面问陆星材:“镒勋这么难搞,当初你是怎么追到手的?”


陆星材正蹲在车尾评估闵玧其的(实际上是金硕珍的)车子受损程度,听郑号锡这么说便放下手来,微笑道:“哥先把故事的始末告诉我啊。”


好的。让我们把时间回拨到早晨时分——



首尔的夏天从清晨开始就有种焚烧空气的闷热。晚上没有睡好的闵玧其被车内空调吹得脑仁发疼,加上上班高峰期的交通不顺畅,令他整个人困在正装衬衫里烦躁难安。


在家里画图向来穿得宽松舒适,这种绑手绑脚的打扮更加使他心情不悦。稍微缴下车窗让流动的空气在车里走一趟顺便把车内温度升上去。他喜欢有点烫的暖意胜于寒冷。闵玧其不知道正是这几秒的时间,车子停靠在他旁边、同样等候着红转绿的郑号锡瞄见了他的脸。


(憋着小巧的下巴撅嘴、伸着懒腰的样子看起来像慵懒的可爱猫咪。——满脸红光的郑号锡视角。


早知道我顺便歇斯底里打个呵欠。——认为自己当时的表情应该是生无可恋才对的闵玧其回应。)


绿灯亮起的时候郑号锡不由自主打出信号灯,将车头插进隔壁的车道,开始一路尾行闵玧其的车子。他并不记得拐过多少弯弯道道,只知道最终他一个晃神,刹车不及惹来嘭地一声。


闵玧其面罩寒霜下了车子甩上车门,用一脸不可理喻的表情走向两辆车子推挤在一起的头尾部,再翻了个白眼、怒目瞪向坐在驾驶座里缩成一团的郑号锡。


也正是这个极度不耐烦的表情让郑号锡忘记了他在无数采访中描述过的,什么穿连身裙和运动鞋的美少女、什么长直黑的美少女、什么会做饭的美少女、什么思想深邃的美少女。这些都太庸俗抽象了。


身穿剪裁合身的白色衬衫,衣摆塞在黑色九分裤里,系深色领带。顶着一头被风吹动的柔软黑色顺毛,闵玧其身材瘦削、骨架小巧,天生白皙的皮肤因为长年窝在家中画图显得更加苍白。那双下垂眼明目张胆怀着怒意眯起来投向郑号锡时,郑号锡居然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


相反的,他仿佛听见耳边响起经典的电影配乐。


登登登登噔噔灯!


Only you~~~~~Can make all this world seem right.....


Only you~~~~~Can make the darkness bright.....


“砰砰!”抓着驾驶盘陷入电影情节里的郑号锡被敲打车窗的声响惊醒。转头看见闵玧其一脸的不耐烦正在示意他下车看看他的杰作。


郑号锡这瞬间才突然心慌意乱地捉起手机,在车队聊天室输入:谁能告诉我把一见钟情对象的车子追尾了怎么办?


昌索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Hope:不要笑QwQ来救我!!!!


镒勋儿:把话说清楚!


回到现实有些手足无措的郑号锡,被闵玧其不断拍打车窗的节奏催得昏头转向,下意识要推开车门。郑镒勋一通电话打过来,被他接起。气急败坏的小表弟问他是不是真的车祸?


“对……那个美人正在很生气地叫我下车。”


“美人……哥心情不错啊哈?”小表弟怒极反笑的语气,骤然低沉声音令人头皮发麻:“郑号锡你敢下车你死定。”


然后通话结束。于是郑号锡猛然想起他是个赛车手。撞车这种新闻之于他,将像是歌手在演唱现场飙到破音、或者游泳选手溺水被救生员拯救一样都要登上相关版面的头条……噢,可能会上国际版,碍于他是国家代表队。


想到后果,郑号锡咽了咽口水,只缴下车窗就被劈头盖面地喷了一脸。


“哦,终于舍得开窗了。我请神都没有这么难请。麻烦你给我下车!你开车和前面的车子没有保持安全距离的吗?我踩的刹车那么轻你也可以撞上来?”


“对不起,我现在没办法下车……”


“你什么(哔——)毛病你没办法下车?我没看到你车子有特别标注你是残疾人士。”


这嘴巴怎么这么厉害刮人= =活了二十年都是善良孩子的郑号锡冒出冷汗:“是这样的,先生请你先冷静好吗?我叫郑号锡,你可能听说过我……”


“并没有。”干净利落又冷冰冰的应答令郑号锡瞬间冻结,又莫名觉得那双耷拉的眼角显得没精打采的样子和绷得紧紧的嘴角相当可爱。“那也没有关系,你要上来坐一下吗?站着太久会脚酸……对不起,我再接个电话。”


“真是贵人事忙。”闵玧其见缝插针地讽刺着郑号锡,自己也拿起手机给金硕珍拨电话。毕竟金硕珍才是车子主人。


“怎么了?”电话那端的的人急匆匆的语气。


“南俊,你来大兴路这里救救我……”郑号锡压低声音朝金南俊解释自己鬼迷心窍把人家车子撞了。


“你千万不能让他报警。保险索赔不能要,不能上新闻。你不要下车,请他上车坐着,告诉他,我们会全权负责他的损失,请他稍作等待。”金南俊就事论事的语气,完全无视他说的什么美人,什么命中注定。


“全权负责?”听完郑号锡转述的话,怕晒的闵玧其坐在车后座冷笑:“你知道我今天要去谈工作吗?现在被你在这里耽搁我谈个(哔——)”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闵玧其眯起眼睛打量从前座转过身趴在车座上看他的郑号锡满脸笑意,感觉有点怪怪的。他搔了搔后脑勺的头发翘起腿,没好气回应:“闵玧其。”


“那玧其先生从事什么行业?几岁啊?住哪里?”


“你身家调查啊?”这时候收到客户答应更改面谈时间的信息。庆幸对方相当和蔼表示理解,愿意拨冗其他时间和他接洽。闵玧其的心情好了些,点进浏览器搜索郑号锡的名字,果真跳出来一堆相关报道。


“呃……我们车队给你修理车子,也要稍微了解下背景啊……”


“我叫保险公司来检查。”


“不行!拜托你!我上新闻的话就完蛋了。”郑号锡双手合十,哭丧一张脸。“等下我可以送你去吃饭,去谈工作,再送你回家。”


然后他用拇指和食指给闵玧其比爱心心。


闵玧其冷眼看他,感觉差不多像哔了狗。



首尔这边闵玧其被折腾一上午,最后真的被郑号锡用另一辆车子送去谈工作再送回家。


釜山那边金硕珍根本不在意他的车子被送厂,一路和弟弟们吃吃又喝喝玩得不亦乐乎。


他们离开朴家后先去朴智旻妈妈的店里坐坐,然后在附近的地下商圈走走。午饭吃的是韩国人在夏天必吃的参鸡汤。点了两个韩方参鸡汤两个红参鸡汤分着吃,结果朴智旻和金泰亨嫌韩方味道太淡拼命抢喝红参鸡汤,金硕珍索性让给他们。


“好像我和柾国吃东西的口味比较接近。”他将鸡肉稍微沾了点胡椒盐放进嘴里,笑眯眯对那个容易害羞的孩子说。


田柾国摸摸鼻子,只是对金硕珍微笑。


“国儿真的比较怕生啦。”朴智旻帮忙接话,说这个孩子在学校朋友也不是很多。“我刚上首尔的时候真的特别担心他,亲弟弟都没这么牵肠挂肚。”


“那么今年要高考是吧?”金硕珍算了算年龄,“大学方面有没有什么想法?”


“想和智旻哥一样上首尔的大学。”田柾国眨着眼睛,乖巧应答。“美术系。”


朴智旻点点头:“说起美术系就必须是弘大啊。”


吞下一大口软糯米的金泰亨插嘴,对田柾国指着金硕珍说这里有个弘大毕业生。“我哥哥的法语说得很好,为了当调香师。”


“要努力成为我的后辈哦,柾国。”


田柾国抿了抿唇,弯着眼睛点点头。


吃过午饭差不多过了一天里最热的时间,朴智旻带他们前往被誉为釜山圣托里尼的甘川洞文化村。


位于爱琴海上的圣托里尼是火山岛,岛上的建筑全部依山而建,以优雅舒适蓝白相间的油漆为主;相较之下,甘川洞同样是高低错落的民房,五彩缤纷的色彩就显得活泼生动许多。


他们先在入口买了地图。负责贩卖的大婶说明集满地图背面的印章可以换取明信片,请他们若想收集图章要先计划好路线。想要给闵玧其寄去一张明信片,于是金硕珍从背包里掏出马克笔,画下四个人研究出来的路线。金泰亨吵着要去与小王子和狐狸合照,几个路过的大爷们就纷纷围过来热情地指着地图上端说,呀,小王子就在这里呢。


金硕珍注意力则是被路边摊的草莓、烤鱿鱼、糯玉米吸引着。背起包包走没两步就买杯草莓。还没收集到第一个印章,金硕珍和田柾国已经人手一份烤鱿鱼,夹在地图前面。


“哥为什么没给我买!”兴冲冲从屋子里盖完图章出来的金泰亨不开心,张嘴绕着金硕珍求投喂。


整个甘川洞都是一般的民房组成。沿路走着会遇到和大爷们一样好心的住户帮忙指路。周围有各种鱼型的指标告诉你没有走错方向之余,也有许多温馨的小提示,提醒旅人们不要过于喧闹影响周围的居民。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走着走着,朴智旻和金泰亨说要找到比较隐蔽的和平小屋收集印章先去探路。金硕珍和田柾国人手一根沾着酸甜番茄酱和细白砂糖的热狗薯条,站在原地吃了半天也不见人影。


“那两个家伙是不是走丢了。”金硕珍瞪视着地图,和面前层层叠叠的楼梯、屋子门边的泡菜缸,疑惑地皱起眉头。抬头就看见田柾国吃完了自己的热狗,正心塞地看着手上的油渍和番茄酱,表情懊恼得像个小孩子。


“算了,不管他们,我们自己走。”掏出湿纸巾给田柾国擦手,然后金硕珍拉住他往前走。


田柾国是个对味道很敏感的人。这个湿纸巾没有人造香精味,让他感觉很好。金硕珍给他的感觉也和想象的一样好。


高一升到高二那年朴智旻刚去首尔。在学校独来独往的田柾国稍微有了被排挤的现象。对于自己和周围人无法相容的性格觉得沮丧的田柾国患上了失眠症,成绩一落千丈。朴智旻那时候请金硕珍配制的香精油,不仅仅缓解田柾国的心情,也缓和了他身上的气息,使他终于解决自身的难题。


从那以后,田柾国对朴智旻口中的硕珍哥渐渐关注起来。


早上起他就没勇气走在金硕珍身边太靠近的地方。现在终于闻到了,他一直在好奇的,金硕珍身上的味道。


和想象中有一点不同。是雪松木的味道,还有一点淡淡的冷冽。


像是降过大雨的森林。



玧其:要不要看赛车。


硕珍:什么时候?


玧其:郑号锡说请我们去看他比赛。


玧其:多两周。可以打电话吗我懒惰打字。


硕珍:等等。


硕珍:泰亨和我,智旻要两张票,再加个以后要住进我们家的柾国。


玧其:?


玧其:金硕珍你有问过我吗?我是房东。


硕珍:玧其最好了^^




-tbc.-

评论(3)
热度(20)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