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

157。小十七囤粮号:千阳。

[锡糖/果珍]Pretty Boy 01

#贴吧完结文。缓慢更新修正版,发完放新番外。

#金硕珍闵玧其现年龄+2,其余成员不变(本文创作时间2015年末。)

#配对:郑号锡x闵玧其;田柾国vs金硕珍(略攻受未明

#警告:金南俊朴智旻女朋友出没。

#金泰亨出国去了。



01.


凌晨两点四十几分。


夏夜有些凉意。一辆抛锚的长途巴士停靠在冷清的高速公路边。三三两两的倒霉乘客下了车,几个点起烟头站在街边,对着时而飞速掠过的汽车你一言我一语起来。


刚刚在车上睡得脑袋有些发懵的金硕珍同样走下来。他摒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绕过这些令他不太舒服的气味。他的鼻子因为职业关系比一般人敏感,实在是很难受得了这种刺激性的味道。


等他再度回到巴士内,看到他亲弟弟金泰亨憋着嘴巴在摁手机。屏幕光把他没睡饱迷蒙着眼睛更显得委屈的小脸蛋映得亮亮的,金硕珍一下子就笑了。


“司机大叔说已经通知了公会,派出的巴士一个小时内来接我们。”


金泰亨等哥哥坐回位置里就撒娇性地把脑袋伸过去,油光水亮的头发一下下蹭在金硕珍的宽肩膀上表示点头知道了。“我给智旻发了简讯。”打呵欠。


“智旻尼应该在睡觉啊。”金硕珍把手伸进外套口袋里。车内空调渐渐失去冷意,现在的温度暖暖的、头顶也没有光亮,令他瞌睡连连,想继续睡觉。


“真讨厌,我和哥哥难得出来玩还要碰上这样的事。如果买到火车票就好了。”


“哎哟,怎么沮丧了我们泰亨。”


“哥,我出国后你会寂寞吗?”沉默好一会儿。在金硕珍以为金泰亨睡着,自己也快睡过去的时候,那孩子在静悄悄的车厢里来了这么句。


“还有你玧其哥嘛。”迷迷糊糊间他反手轻拍弟弟的脑袋,眨了眨眼睛让自己清醒过来。转头看金泰亨倚在他肩头往窗外望得出神的样子。


他们所说的闵玧其,正是和金硕珍二十几年的竹马。年末生的金硕珍推迟一年上学,和闵玧其小学初中高中都在一起,更被同一所大学录取。如今已是社会人士的两人,和正在念大学的金泰亨共处一屋檐下同住。


金泰亨初中起无法与闵玧其和平共处。原因是小时候受骗背黑锅的次数太多,如今两人成日你死我活,夹在中间的金硕珍已经习惯了。


“玧其哥画图的时候根本吸血鬼,没空理你。”


“说起这个,玧其八点有个工程要谈,刚刚试探发条简讯居然还回复我。”


“迟早爆肝。”


“没大没小。”


“希望我回国陪哥之前,玧其哥也找不到女朋友。这样哥才不会一个人。”金泰亨的童言童语总是猝不及防,惹得金硕珍哭笑不得,睡意全消:“说得你哥我好像没有朋友一样。”


“可是大家都有女朋友,才没有空理你。”


“搞不懂哥你。这么多年都没有心动的女生吗?”


“我很慢热啊。”金硕珍这么回答。来不及了解,那些所谓喜欢和爱就跑开了。


所幸的是,也从来不觉得可惜。



经历途中耽搁,换过车子抵达釜山综合巴士客运站已经是将近清晨六点半。亮开的清澈天空使金硕珍的心情没有受到睡眠不足的影响,反而精神奕奕地期待这一趟旅行。


童年时期父母带他和泰亨来过釜山,一次。这回是被自己的学弟、泰亨的好朋友朴智旻盛情邀请到他的家乡走走看看。


于是金家兄弟刚下巴士,就听见朴智旻特有的小奶音叫唤。


“珍哥!泰亨!”人群里那个笑得眼睛弯弯的孩子正是朴智旻。金硕珍朝他招招手,金泰亨已经跑过他哥哥身边去和那小子拥抱了。


“走吧,爸爸和柾国在外面等我们。”他想接过金硕珍的行李袋被拒绝,金泰亨倒是毫不客气地把自己的包包塞进朴智旻怀里。


因为他那袋比较重。


“柾国也来啦?”走在往大门口的方向,金泰亨好奇地问,“这么早。”


“我说要来接你们,他就说要一起来。”故作有些犹豫的样子咬住下唇,朴智旻回头望一眼,趁金硕珍正在掏出手机看消息,压低声音对死党道:“说想看珍哥。”


“喔。我哥有什么好看。”金泰亨迷茫。


朴智旻只微笑不说话。Get不到点的金泰亨古怪地打量朴智旻,转移了话题:“贤娜没过来玩?”


“她留在首尔打工,要赚钱考试。”


“难怪你会叫我来玩。”金泰亨捶了朴智旻一拳,引来对方的炸毛:“在你眼里我就是如此重色轻友的朋友吗金泰亨!”


跟在后头的金硕珍看两个弟弟吵吵闹闹出了大门。他隔着脚下阶梯抬头往街边望过去一眼,立刻看到那个不容忽视的存在。


那个少年。


金硕珍有轻微的近视,他没有戴眼镜的时候离得远些的东西就必须眯起眼睛去集中地看。当他专注地想要看清楚,那个本是垂首、正在抠手指的少年抬起头来。


白色的大尺码圆领套头衫,轻易带出干干净净的年少气息。尚未长成大人的娃娃脸已然有了几分英气,完全可以预见未来英俊的模样。一双比桃花眼圆润的眼眶,又比杏眼狭长的眼尾,带有清澈的眼神。挺秀鼻梁,健康的樱桃色嘴唇。精致的下颌线,两颊有可爱的脸颊肉。


金硕珍站在原地,和他交接着视线。


内心疑惑:少年,你为什么会坐在车顶呢?


两人对视几秒,对方先转开眼纵身跳下车子。金硕珍回过神来才意识到朴智旻和金泰亨已经走过阶梯,站在一个中年男人身边等着他,明显就是朴智旻的父亲。快步赶上他们,恭敬地向朴爸爸问过好,感谢他一早过来车站接他们。长辈催促孩子们先上车再说话,一晚上奔波肯定肚子饿了,必要带他们去吃釜山著名的猪肉汤饭作为早饭。


转身发现少年和金泰亨正在交谈。他望见金硕珍看向自己,有些怯意似的停止了说话,并且抿了抿唇。


啊,说话的时候露出一点牙齿,整个人看起来像兔子。


朴智旻还抱着金泰亨那个包,经过小兔子身边时空出手推了推,叫他去帮金硕珍拿手提行李包。一边扬声说珍哥还记得吧?去年我请你调过一支助眠安神的精油,说是给家乡的弟弟纾解压力,就是柾国哦。


“初次见面你好,我叫田柾国。真的非常感谢你。”


年轻的孩子羞涩地问候,却是不容拒绝地接过金硕珍手中的提包。稍微躬身鞠躬,转身去往车后箱置放行李。


金硕珍上车子的时候特意望了眼。水雾弥漫的车顶,有个分明的屁股印。



比起首尔,釜山是个热情的城市。


朴爸爸说先来感受釜山的空气,然后开怀地缴下了车窗。临近大海的地理位置,气候潮湿,扑面而来的都是温柔暖风。离开主要干道后的路面情况比起首尔更加蜿蜒崎岖,时而来个急转弯,或是狠狠直上急急落下的斜坡。


摇晃不定的车厢里金泰亨坐在后座中间,被金硕珍的宽肩膀撞得生疼,频频往田柾国那里躲。金硕珍对于他弟弟抱着双臂戒备地看着他,很是无可奈何。


吃饭是在小街道里的一家店铺,门外冒着热气不断熬煮的浓郁高汤。美味的猪肉汤饭端上桌时看起来平平无奇,一碗白饭和一锅看起来相当清淡的猪肉汤,洒满了切碎的葱丝。


朴爸爸和店主人聊起了天,剩下四个年轻人坐满一桌。金硕珍和金泰亨迫不及待尝了尝汤的味道,再跟随朴智旻的动作把白饭倒进锅里、弄散,腌渍韭菜和虾酱视乎个人口味拌进汤里。美味地吃了几口,金硕珍瞧见田柾国正默默地把泡菜也夹进面前的汤里,好奇地问他:“这样也好吃吗?”


田柾国抿着嘴,坚定地点头。可是朴智旻摇着手说不能不能,我觉得那样没那么好吃。


于是很想尝鲜的金硕珍举起汤匙,问田柾国你介意吗?


那孩子稍微迟疑,摇了摇头。金硕珍就把汤匙伸进第一次见面的人碗里,吃人家的饭。


饭后朴爸爸将他们送到家中,马不停蹄外出工作了;刚和朴妈妈打过招呼,朴妈妈也把家里交给朴智旻,准备去店铺里开门做生意。


“昨晚没有睡好,要不要先补个觉?”金泰亨掉头征询他哥意见,金硕珍表示没什么关系。最后他们决定稍微洗漱过再出发。


他们将行李背包都放置到朴家空出来让他们借住的客房。正在整理东西的时候金硕珍的手机响起,他催促金泰亨先随朴智旻去浴室收拾,房里只留下他和田柾国。


“玧其?”他纳闷地接起电话并且望了一眼腕上表面,将近八点。


那边沉默了几秒,金硕珍有不好的预感。


“我好好地开着车,结果有人从后面追撞了你的车。他竟然还说自己是赛车手,可笑。”闵玧其慢吞吞的语调,强烈的嘲讽意味隔着首尔和釜山的距离金硕珍都可以感受到。


“谁?”


“郑号锡。”


“郑号锡?”


金硕珍一头雾水地重复闵玧其报出的名字,却见原本坐在对面眼神游离不定的田柾国突然又瞪圆了眼睛看住他。真的好像小兔子,软白白的奶兔子。


“你知道郑号锡是谁?”金硕珍问田柾国。


“我不知道!”电话里闵玧其怒极骂道:“老子只知道我八点的面谈,现在要回警局做笔录!”


“我没有问你,我在问一个弟弟。”他平静地对闵玧其说。


田柾国疑惑地歪着脑袋,有些皱起眉头:“哥不知道吗?我们国家级别的两位赛车手之一,就是郑号锡啊。”


“玧其,你有听到吗?”


闵玧其直接挂断电话。



刚从被窝里挣扎出来一只手的金南俊拾起震动的手机,看见车队的群里连续弹出好几条提示。他点开来聊天室,最顶端引发骚动的那一条,令他瞎眼。


Hope:谁能告诉我把一见钟情对象的车子追尾了怎么办?





-tbc.-

评论(7)
热度(26)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