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

157。小十七囤粮号:千阳。

[锡糖]长居 - 05

5.新伤口和旧疤痕。

 

昏暗客厅里的音响紧随荧幕上窜动的脚步和迸出的火花,声浪起伏有致。一颗手榴弹落在地面的镜头,清脆而沉重的配声令人仿若身临其境。爆炸场面轰然作响的同时,搁在深色咖啡茶几边上的手机响铃又震动。低淳随性的男子饶舌音乐被掩没在高品质的音响设施里。半晌,被侧拍的闵玧其照片伴随手机屏幕的闪烁熄暗下去。过了几秒,再度亮起。

 

郑号锡洗好澡随便吹好头已经是几分钟后的事。他往头上套着宽大套头衫往沙发走来,瞧见墙面挂钟显示凌晨四点二十二分。正弯腰探手去摸电话那刹,漆黑的屏幕跳出来一条简讯。

 

「来医院接我。」——闵先生。

 

每每碰到这种简讯,郑号锡的下意识动作就是马上回拨。没料到这几秒的时差,闵玧其那边竟然不接电话了。他看了眼通知栏,显示有两个未接电话。闵玧其并不会因为他没接电话而闹脾气,这给了郑号锡不好的预想。他赶紧换了条裤子套上夹克,还得不忘给闵玧其带件厚外套,再拿上他专属的安全帽。钥匙手机钱包往裤兜里一塞,刻不容缓地下楼。

 

二十四小时灯火通明的医院前厅,郑号锡走近柜台,询问值夜班的护理人员。往等候间一指,郑号锡随那姑娘的指示望过去,闵玧其背朝他的方向独自坐着,身材瘦削的背影微微驼着显得疲惫,衣装略嫌凌乱。他匆忙走向自己的同居人,发现闵玧其已把工作眼镜摘下来,左边额头一块医用胶布白得扎眼。

 

“玧其呀?”郑号锡半跪在人和椅子之间,紧张托着那张苍白的脸仔细检查一圈。左眼尾被划了道小小的痕口,嘴角有些破皮。闵玧其没应答他,只是专注地盯着他。

 

替闵玧其做治疗的医生正好绕回来,对郑号锡交待基本情况。

 

“没什么大碍。额头的擦伤没有残留玻璃碎片,伤口不要沾水、定时换药就好了。只是目前还不确定有没有脑震荡,闵先生不配合,拒绝留院观察……”

 

郑号锡想念叨闵玧其两句,转头却见闵玧其的视线没离开过他身上。唇角抿得死紧,几乎不眨眼睛。

 

他一摆这样脸,郑号锡就知道有事。每次有事闵玧其总要自己憋,憋到一个极限再开口。郑号锡只好告诉医生会让闵玧其在家休息,多注意他。他蹲回原处,拇指摩挲闵玧其手背,小声问他能走吗?闵玧其撑着他站起身来,用行动代替回答。

 

走到停车场时候天色还未亮。闵玧其穿好郑号锡给他带的外套戴好安全帽,垂着双手站一旁等郑号锡把车子移出来。他有段时间没怎么骑郑号锡的车了,但不妨碍他轻松地跨坐在稍微比前座高出来的后座。摩托车的引擎声低低地穿过停车场大门,郑号锡载着他滑下陡坡,走那条回家的路。

 

一开始郑号锡把车子开得不快,他担心闵玧其情绪不好会晃神。闵玧其个头比他稍矮一些,坐在后座很少会弓起背揽住他的腰。两人隔着些距离,闵玧其用一只手掌抵住他肩头。可车子走出医院不远,闵玧其突然把安全帽摘了。郑号锡正奇怪他要干什么连忙想停下车,闵玧其把安全帽带拉到手肘处挂着,两手环到郑号锡腰间。他弓着背把脑袋靠到郑号锡肩膀上,像是依偎。那角度郑号锡从望后镜也看不到他表情。他心想好吧这姿势也不算危险了,于是再放慢些速度小心驾驶。

 

终于捱到家里,推开门听见依然在砰砰作响的影音系统郑号锡才想起忘了关电视。他朝闵玧其嘿嘿一笑,闵玧其则同往常瞪他一眼,走过去拿遥控器关电视,家中归于宁静。

 

郑号锡把闵玧其的皮鞋放进柜子里,自己的运动鞋用脚推挤到玄关角落。他要等闵玧其的下个动作来判断:这时候应该来算算为什么会受伤的账,还是应该先催促他去睡觉。他俩脾气完全不同,但都不经常大发雷霆。郑号锡鲜少地生气起来一概需要安静,然后等他睡一觉醒来基本气也消得差不多,再哄两句保证没有下次,事情就圆满解决;闵玧其则是根据情况不同各自精彩,连郑号锡都未必抓得住他能出哪条尾巴来甩人一脸。

 

刚刚他瞪我一眼。郑号锡脱了夹克挂在餐桌边椅背,靠在水槽旁洗手,心想这和例常无异的表现与先前在医院的别扭成了反面。

 

他决定先算账。可闵玧其比他动作还快。

 

郑号锡转身那瞬间就被堵住了唇。闵玧其的小腹抵上他的,把他后腰压到坚硬的钢烤板边角。郑号锡对于闵玧其的突袭感觉有些微妙,唇角洌开一抹笑意,顺水推舟地接受对方像是要承接二十个小时前那个火热的吻。虽然主动的角色换了人,被咬的对象依然相同。郑号锡强硬地含住闵玧其的舌尖,再拓开对方的口唇,引导他用正确的方式掠夺。

 

他们的鼻息交换鼻息,他们的手指在冰凉的人造石边沿紧扣。闵玧其的一只手掌被郑号锡轻握着,抚摸他从耳垂到下颌、到颈窝。

 

 

郑号锡非常无语,同时生气自己没办法生气。

 

在他们热烈的亲吻后,余韵仍在脑子里打转,气氛旖旎但他们精神疲倦没有延续动作的打算。闵玧其继续压着他靠在流理台旁,他搂着闵玧其的腰而闵玧其把手环在他肩膀,右手指尖在他背上摩挲划圈。

 

“车子被人撞烂了。”

 

“那你脑门上的呢?”

 

“擦伤而已。”

 

闵玧其把头埋在他颈窝边,用低沉到接近沙哑的声音平静地说了完整的事情。

 

“民警在凌晨接到报案电话。我们最近在忙的案子,相隔不到二十四小时出现第四个被害人。我和Army赶到现场时听见Vernon在和人吵架……上面要我退出这个case。”

 

“因为这个凶手,在模仿五年前那个凶手。”

 

闵玧其退开一步,毫不意外看见郑号锡脸上惊讶的表情。他舔了舔唇,快速道:“调职和休职,我选休职令。”

 

当时闵玧其的第一个念头,是至少不能被调去别的城市,离开郑号锡的身边。被宣判失去抓住凶手的先机资格,使他有些混乱。在刑事和法证同事的目光中离开勘查现场,闵玧其又赶回署里把资料交接给接任工作的全法医。由于确实是心不在焉地驾驶车子,才会在遇到一辆闯红灯的飞速汽车时无法及时作出反应。闵玧其的车头被撞击后,失去控制甩向安全岛,导致车窗碎裂。幸亏的撞毁的车头没有夹到闵玧其的脚,安全气囊的及时弹出使他仅仅是轻微擦伤,也阻挡了大部分玻璃碎片。对方肇事逃逸,闵玧其自己爬出车外,打电话召来交通科的同事到现场。

 

“我爬出来的时候不想打给你。你一定会生气。我心里竟然有些害怕,又觉得愤怒,感觉倒霉事接踵而来。”

 

“傻瓜。”郑号锡拿食指刮他脸,“我担心你来不及,怎么会生气。”

 

——然后郑号锡被打脸了。当他查看过保险公司发送过来的电邮,里面附件有事故后车子的残骸。

 

他独自生闷气,就像在医院的闵玧其一样一声不吭坐在床被间。闵玧其洗完澡换套简便的居家衣服,一进房就感觉铺天盖地的低气压。他当没察觉,兀自躺进被窝。

 

房里的窗帘很厚重,客厅能隐约瞧见天刚透亮,掩上房门,卧室瞬间昏暗下来。他俩僵持好一会儿没人说话,等郑号锡以为闵玧其肯定睡着了,想伸手去摸摸他头发,闵玧其突然翻过身靠向郑号锡。

 

“Hobi。”

 

郑号锡惊讶“啊?”地一声。闵玧其实在太久没叫他这个昵称了。他今晚真被闵玧其弄得有些混乱。

 

“我想看看你背上那块。”

 

说是看看,可郑号锡脱了上衣背朝闵玧其,受到的不仅是闵玧其的眼神。闵玧其探出一根手指,闭起眼睛。他的指尖用记忆,随那些狰狞的痕迹蜿蜒而下、交错横行在那片被恶鬼烙印的背肌。

 

直到郑号锡听见身后的呼吸变得平静顺遂。他转过身,尽可能轻巧地触摸闵玧其额头那块医用胶布。

 

“擦伤而已……”闵玧其躺在枕头上闭着眼睛,睡意浓浓地,再度重复这句话。




-tbc.-

评论(5)
热度(16)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