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

157。小十七囤粮号:千阳。

[锡糖]长居 - 04

#小十七串场注意。


4.前进的方向和后退的归宿


时间回到当天早上。


闵玧其把手指从打卡机上挪开时荧幕上显示八点零三分。技术室大门在他面前滑开,冷气直面扑来的同时,从座位上跳起来引颈长盼多时的小助理权顺荣。没管对方的嚷嚷先声夺人,闵玧其倚在桌边,不等他激动完就坐在位置上,手往休息间指了指。


“啥?”


“给你买了早餐。”


权顺荣瞬间不计较一晚上等不到人,快快乐乐跑出门了。接过对方塞到手里鉴定科送来的资料,闵玧其仔细翻阅。和痕检组同事确认构成被害人致命以及身上其他伤口的凶器,他们几番讨论和推断下来,闵玧其坐在电脑前滴滴答答敲报告。他还差一些就完成报告的时候,实验室的座机响起,闵玧其脱了大白袍,途中拖上还端着一杯咖啡吸着一听可乐的权顺荣坐到副驾驶座,两人穿过半个市镇赶到指定现场。


折腾过时间没能吃上午餐的闵玧其撕开一根条能量条塞进嘴里,一边给郑号锡发简讯。想起早晨郑号锡碎碎念求没事别有事,闵玧其不由得暗自埋怨他好的不灵坏的灵,又有些好笑郑号锡肯定要懊悔自己的乌鸦嘴。踟蹰片刻把手机放进柜里,不再去想郑号锡将在家中作何反应。闵玧其穿戴好防护服和手套鞋套,把一切念想抛诸脑后。


检查过被害人情况,书记官和助理等人先行离开。闵玧其独自缝合刀口再做好消毒,离开验尸房已经过了晚饭时间。可这一切远远没结束,他有各种报告书要撰写。鉴于刑事科没有在谈好的时间过来,晚点还得再进去给他们做口述报告;法证科组长前两天患了重感冒,闵玧其拥有鉴定师资格,局长让他暂时接手应付对方的工作。成堆的化验和比对在等待他进行,闵玧其在脑子里整理这些事情应该如何顺序进行,站到储物柜前,他才觉得自己饿得厉害。


他似乎可以感觉自己的胃缩成一团,正因为刚刚喝下去的凉水有些颤抖。闵玧其抿着嘴一手捂住上腹,摸出手机摁亮屏幕。系统显示有四条未读消息。


「不 开 心 。」——下午一点三十九分。


「太晚的话别开车我去接你。」——下午一点四十分。


「南俊说甭想今晚你能回来了。好吧。」——下午两点五十五分。


「外~卖~到!」——下午六点四十二分。


闵玧其读完最后一条,手机握在掌心里往休息厅走去。


他习惯倘若那天做了尸检,碍于身上的气味会拒绝去饭堂甚至和他人一起用餐。


五年前那个案子使得郑号锡和闵玧其的关系在队里曝光,也让金南俊和郑号锡成了好朋友。郑号锡肯定是从金南俊那里确定了他又得进验尸房,记起他的习惯担心他不吃饭。


闵玧其经过技术室的时候看见那个男孩夸张地伸懒腰打呵欠在和法证的女同事说话。闵玧其想了想,摁开门钮喊他。


“顺荣回去吧。晚上我留下就好了。”


闵玧其在休息室找到熟悉的外卖餐包。郑号锡给他熬了黑木耳香菇牛肉粥,外加两个猕猴桃和一串香蕉。他把粥重新热好后坐到角落喝粥,尽管那里有点昏暗,可他觉得安心。闵玧其并不着急,细嚼慢咽喝了几口,总算感觉一股暖意沉进身体里,整个人才从紧绷的情绪里舒缓过来。


伴随第三个同类型受害人的出现,这起连环命案给闵玧其带来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他恨不得能哪时哪刻都看见郑号锡的身影,确保他平安无事;或是巴不得郑号锡天天泡在在人来人往的海洋馆里逗白鲸,总比独自在家来得好。闵玧其不确定倘若他们始终找不到凶手,他是否能坚持到结案;但他同样不想放弃这个案子。在作案目的不明、未能确保郑号锡是不是会再度成为目标前,他想抓住能接近凶手的位置。


他埋头一口接一口,直到手机在桌面上震动起来,又归于平静。闵玧其拾起来,原来是郑号锡给他发了图片,照片里是一家辣炒小章鱼店面。


「泰亨新推荐!超级好吃,下回一块儿来吃。」


闵玧其准备回复他,手机又震了一下,伴随而来一张郑号锡和金泰亨表情各异的自拍。他点开来只见两人额头上都是亮晶晶的汗水,嘟着辣得又红又肿的嘴。闵玧其指尖往下,点击保存图片。


「我在喝粥。」他简单发送过去,得来的不外乎是郑号锡直接打来电话,报告他今天玩了游戏换了床单买了菜,明天连休,然后问闵玧其,你几点下班。


“我回去了是睡觉呢,还是等你传唤。”


“你睡吧。”闵玧其盘算明天他有没有力气和郑号锡开车出去拍个拖,郑号锡那边突然兴致勃勃:“我熬夜!白天咱一块儿睡。”


郑号锡说待会儿过了十二点他先把日常都刷了,再看个小电影什么的,夜跑也可以。他那把快快乐乐的声音好像十年二十年都没变过,闵玧其走神想。他衔着勺子坐在那里一声不吭听郑号锡说话,耳边都是那含笑的嗓音,似乎什么都没听进去。


法证科女同事过来泡茶的时候打劫了闵玧其一根香蕉,交换是给他冒着热气的绿茶。


“哦对了,顺荣走前带过金sir上去做口述。”


闵玧其和金南俊碰头交接后很快调整好情绪,整个夜里都在技术室忙活。好容易捱到后半夜终于告一段落,闵玧其刚在桌面上伏了片刻,甚至都没摸到周公的衣角,座机响了。


这时间不同于白天,鲜少会是别组打来要数据的电话。闵玧其只觉得脑仁突突地疼,一手疲惫地摸到桌边的眼镜。法证的人已经接起电话,转身对他报出地名。他们拎了箱子和外套往外走,车子划过夜里灯火璀璨的无人街景。


这回的勘查现场是在靠近学校的后山。住在山腰的老校工准备去给学校开门,倒霉地发现了尸体。


闪烁的警灯在夜里晃得闵玧其的眼睛略不舒服。警戒线拉起的外围,他一下车就听见平常和和气气的刑事组组员Vernon怒意冲冲的声调,英语搬出来让什么人GET OUT。闵玧其三步并作两步赶过去,法证人员紧跟在他身后。当班的朴智旻和金珉奎不见人影,刑事科组长金南俊绷着脸。四周还有些民警,竟然没有人试图安抚Vernon,拉开他和那位黑头发白皮肤的高个儿男子之间的距离。


“南俊哥,玧其哥来了。”立在警戒线里满脸不悦的Vernon瞄到闵玧其,赶紧通知头儿。


金南俊背过身拉高了警戒线示意闵玧其赶紧进去办事,那男子面无表情、迈着长腿越过金南俊直直朝闵玧其走来。闵玧其不由驻在原地,和金南俊对望一眼,皱起眉头。他能猜到对方将说出一些他们都不爱听的话,却在这时刑事科老小从楼里走出来,大叫了一声。


“圆佑哥?!”


年轻的警探跑到那名男子面前,正要说些激动的话。


“金珉奎,我没时间跟你叙旧。”绝然打断他。眨动眼皮,细长的眼睛里透着冰凉的疏离,将视线从金珉奎脸上转给闵玧其。低沉的嗓音令人觉得他似乎更加冷漠。


“闵前辈晚上好。我是暂时调职到江南厅的全圆佑,里面的工作我会代替前辈接手。至于手上这两份休职令和调职令,麻烦您选一份。”




-tbc.-

评论(2)
热度(10)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