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

157。小十七囤粮号:千阳。

[硕珍中心]想爱 wanna love - part 7(正文完结)

#第二十章有未知的敏感词所以用图片上文了

#还有四篇番外会放出


18.


车站集合前往下个目的地,沿路拍照的闵玧其最后赶到。


田柾国被哥哥们围在中间。朴智旻痛心疾首表示国儿,我分明最疼你啊!金泰亨和郑号锡爱凑热闹,纷纷举起自己的手说柾国我们手上好像也缺点什么呢!金南俊坐在围栏边先回头看见闵玧其,伸手拍了下背对来路的金硕珍。


闵玧其一眼就看见金硕珍右手无名指的那枚戒指,再如何作无表情,心里还是有点不爽。金硕珍这次倒像是看懂闵玧其在想什么,等闵玧其走近,笑得卧蚕满满的样子,一小口沾了酸奶冰淇淋的吉拿棒举到闵玧其面前。


要知道,闵玧其可喜欢吃这个。只要有吉拿棒,肯定不作他选。他没能忍住,一口吃掉算是接受了金硕珍主动的示好,转身向背风处拆卸相机。金硕珍凑到闵玧其身边小声说:“定情戒指是戴左手的。”


眼睛睁得又圆又亮,像小孩子保证自己一定会乖的招牌表情。


闵玧其心头那股怨气被吹散一大半。


他们去看半夜场电影。田柾国非常想看他上次看完念念不忘那部恐怖片的续集,可郑号锡打死不从。有点担心闹过头,田柾国最后乖乖选择另一部网评很高的复古特务片。


“玧其你会不会睡着啊。”金硕珍捧一桶爆米花已经开始吃,坐到靠墙沙发上休息、看起来下一秒就会睡去的闵玧其对面。


“我赌半个小时。”曾经和闵玧其一起看电影的朴智旻抢答,金南俊摇摇手指:“看这样子,二十分钟。”


然后金硕珍说偶尔半夜和闵玧其一起看电影,尤其是他腿伤晚上都睡不了那期间。金硕珍本科的关系,什么类型电影多少都看了个遍,闵玧其倒是不常看电影,所以一般都让闵玧其选片。结果几乎都是金硕珍自己把电影看完关掉笔记本,闵玧其要么就这样睡到天亮、要么结局之前醒来,随口问了剧情直接看终结。


“除了盗梦空间——”金硕珍看了一眼举到面前的热狗,是田柾国:“我还要芥末酱。”金泰亨对田柾国唧唧歪歪我告诉过你了只有一种酱硕珍哥肯定不吃,他那么贪吃……


金硕珍眼神跟随两个弟弟去酱料台边的背影,看田柾国举起黄色的罐子,“——盗梦空间玧其他重复看了几次我都数不清,还说当初没时间去电影院看太可惜了。”


入场的时候金硕珍拉住闵玧其的袖子。闵玧其坐到了他右边,田柾国在左边。


电影开场十分钟后,郑号锡发现闵玧其睡着了。


19.


金硕珍用桃红色记号笔在本子里某个日期画一个圈。


自从知道日记本会被闵玧其拿来看,金硕珍就犹豫要不要保持记事的习惯。某天闵玧其突然问他,为什么最近没看你坐在那里写日记?


“你又偷看?”


“我都说了是没看见你坐在那里写……以前是暗恋你所以偷看,现在是明恋没必要了啊。”


对于闵玧其理直气壮的态度,金硕珍很无语,不过又可以放心继续维持他的习惯。毕竟他常常一觉睡醒忘记前一晚决定要买的东西要做的事,得要努力回想才能够记起来。


他在书局里的文具部晃来晃去,始终没有翻到理想的信纸。那些花花绿绿充满童趣的纸张,不足够正式,带有甜甜的香气,不适合闵玧其。


最终金硕珍只买下几张压有纹边的白色的素纸和信封。仔细地对折好,夹在给最近喜欢上填色的朴智旻买的新出的彩绘书。


他看了闵玧其的课表,也确认过那天晚上大家都在家里。


是闵玧其提出假想恋人后的第五十天。


吃过晚饭桌子一片混乱,郑号锡说闵玧其上周你没洗碗这回轮到你了。金硕珍突然说我有事想宣布。


“等等。我要找个东西……”金硕珍无头苍蝇一样背对大家在柜子里翻来翻去,结果朴智旻看不下去跑到他旁边小声提醒哥你把东西塞在我的彩色书本里。不是新买的那本,对。


“你的彩色书好像太多了。”朴智旻无辜脸。除了第一本其余都是你买给我的呀,哥。


“呃,”金硕珍宝贝地抱着朴智旻的秘密花园,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有点局促的样子:“麻烦玧其你出来一下。”


闵玧其稍微疑惑,很快放松眉头爬起来,走向金硕珍。金硕珍把朴智旻的书本打开从里面翻出一只信封,拆开。


“本来我想像歌词说的准备惊喜event之类的,不过考虑到玧其总是太有眼色,要是弄不好就不有趣了。所以我觉得给你写信是比较好的,写好了不会突然忘记我想说什么。”


“哥你废话太多了。来,开始!”金泰亨用筷子敲打桌面试图制造音效,被金硕珍制止不可以玩餐具。


金硕珍面对闵玧其,用他那种慢条斯理的语气开始读信。信的内容从自己是个喜欢安静又害怕孤单的矛盾体开始。金硕珍提起他和闵玧其吵架的事。起初对闵玧其颠倒作息的体谅、渐渐到无法理解他对屋子里的人稀薄的关心。曾经以为闵玧其是个薄情的人,搬到一起住以后才发现熟悉的条件下可以看到闵玧其温暖的一面。


介入管事的态度说一不二,和弟弟们玩在一起时热闹温和。典型的地盘性动物。


金硕珍说对于假想恋人这件事,他在一个月多的时间里思考了很多。想象中自己恋爱的话不会是非常黏人的性格,而闵玧其曾经在玩游戏时说过谈恋爱会是很冷淡的那种人。尽管闵玧其表示过自己目前的积极性不会维持太久,但期间的相处又不是他自己说的那么冷酷。总是表现得不在乎却不断用亲吻来提醒金硕珍关于他的存在这件事,让金硕珍特别意外。


金硕珍觉得闵玧其自己所谓的冷淡,像是两个成年人若即若离的关系,彼此都应该有足够的私人空间。


目前陆续开学了,他们各自忙碌起来,闵玧其的工作习惯导致多数时间两人都见不到面。闵玧其会在深夜收到金硕珍的各式晚安小简报,等空闲了才一条条回复过去;白天金硕珍醒来会看见闵玧其面对他的睡脸,手机里有未读信息。


“哪怕一整天只是我单独见上这一面,也心满意足。好像玧其不在我身边,存在心里的感觉却很强烈。”


“我想我已经准备好面对你这种恋爱关系了。”


“那么,玧其啊。没有退出这回事。”


“现在,可以相爱了。(이제사랑할수있어.)”


闵玧其因为紧张而微微缩起来的肩膀终于松懈下来,抿紧的嘴伴随笑眼露出温柔笑意。郑号锡永远是起哄的第一人,嘴里乱七八糟地嚷嚷带着其他四人冲过来把这两个临到这一刻相互别扭的人挤在一起。最后金硕珍张开手,闵玧其才像是确定了金硕珍百分百的认真——


“呀金泰亨把你的手拿开!拿开!”


金泰亨躲在金硕珍背后抱住金硕珍的腰。田柾国更过分,趁闵玧其捂住心口感叹的那一秒,抢在他之前占有金硕珍的怀抱。朴智旻和郑号锡金南俊从后面撞过来把闵玧其推向田柾国,结果田柾国硬是被压在中间,快要窒息了。





-正文end.-



评论(1)
热度(40)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