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

157。小十七囤粮号:千阳。

[锡糖]长居-03

#韩国人玩剑三吗?作者不知道

#些微taejin


3.生活就是缝缝尸体打打怪。


换作平时,郑号锡那张爱侃的嘴肯定能说出些煽情却未必不切实际的话来。可衣装整齐坐在车子里,压着嗓子对他坦白超过人生一半的年岁都在爱恋他的闵玧其,令郑号锡丧失部分运转脑子的能力。他没能回答闵玧其的问题,也不管闵玧其是不是踩下了手刹,或是车子正停在路中间。郑号锡俯低身子,一手依旧搭在车顶的窗沿边,一手托过闵玧其的后颈就开始吻他。


这吻有点凶。闵玧其没受过郑号锡这种阵势,起初有点跟不上进度。他想着这是哪出?一边不甘示弱咬回去。


没错,是咬。


郑号锡在鼻息里轻轻笑了一声,唇舌闪躲对方的齿尖反过来更加压制他。被扔在副驾座的手机震动作响,持续几回都让他们置若罔闻,对抗般直到手机荧幕暗淡下去,他们才微微分开了彼此。


“真想现在就把你按进床里。”


闵玧其用拇指擦着嘴唇。他肯定郑号锡嗑破了他唇角,于是斜横了眼趴在车窗边赖着不走的郑号锡,报仇似说道:“待会儿多跑五公里就能消耗你多余的精力了。”


晨练是郑号锡从年幼保持至今的习惯,同住以后闵玧其曾和他一起。结束实习转正后碍于工作性质,渐渐少了锻炼。


郑号锡放声大笑,闵玧其则趁他离开了车身的范围,猛踩油门让车子滑行出去,转弯之前才探出一只手臂示意再见。


郑号锡并没有听从闵玧其的建议多跑五公里。一般他都是跑大约四十分钟,从家楼底下出发,到政府修整过的绿化公园在那里跑几个圈。如果那天需要去市场他也一路跑过去买了食材再搭公车回家;或是他得去上班而闵玧其不需要这么赶着归队,他便绕回住处附近的早餐店,给他俩都买一份早点再散步回家。


今天是前者。当他提着大包小包回到家里时,床单早已在洗衣机里揉成一团,太阳在天台洒满金黄色。郑号锡迅速地冲澡换衣服,把床单抱到天台一张张铺开来,迎面而来的风里都是柔软剂的香味。


他先洗了闵玧其看起来比较满意的墨蓝色和深金红色,打算今晚就选一条换上去。吃完早餐再来晾浅色的那一批,鹅黄色和淡紫色。

一边吃早餐一边稍微收拾了厨房整理好冰箱。郑号锡又去晒了床单和毛巾,总算清闲下来。


他打开闵玧其的笔记本,开始登陆游戏账号。这就是闵玧其说的——“帮我做日常。”


才上线,对话框就跳出来一条信息。


【帮派\田救国】二哥?你好久没上来啦!


【帮派\锁清秋】哥夫。


郑号锡还在观察四周看看上次闵玧其是在什么地方下线,帮派频道那两个已经争得不可开交。


【帮派\锁清秋】是你二哥早就 哦 你了


【帮派\锁清秋】只有哥夫才老是找不到键盘在哪


【帮派\唐其】谢谢丐姐我找到了。


【帮派\锁清秋】I WIN。


【帮派\田救国】QAQ


【帮派\唐其】国儿你二哥还没忙完呢,他累得沾床就睡。


【帮派\唐其】大哥也好久不上来了啊……


【帮派\薇薇】他出差去了。


【帮派\田救国】大嫂!扑


【帮派\锁清秋】已截图√


郑号锡看着那个薇薇还有滚动的掐架组,默默地移动鼠标,控制面前这个炮爷撒开步子往日常任务的方向跑去了。


这个号是闵玧其的。闵玧其实际上很爱打网游,虽不成瘾但只要有时间他就会坐在电脑前窝都不带挪的。他还曾经逼郑号锡去开一个炮爷小号练走位身法,好在他遇上突发出队时郑号锡能接手不掉线。


郑号锡知道闵玧其打游戏的时候这个号已经接近满级。接着他小号让闵玧其拉进帮里才知道帮派名称防爆少年团。郑号锡没问闵玧其是怎么和别人称兄道弟起来的,只知道那个锁清秋也本是他们帮派长老。大哥果川王和三弟田救国,还有闵玧其的唐其是义兄弟。田救国他媳妇是个花奶,大哥他媳妇……他媳妇……密他了。


【薇薇】你那号任务清了?


【唐其】没。一会儿还要换床单。


【薇薇】哟。二哥累得沾床就睡的原因?


【唐其】呸!和你脑子里想的一点关系也没有,玧其哥买了一堆新床单。


【薇薇】怎么看都是我想的那样啊。


【唐其】……再烦我就把你这是个妖号的事告诉大哥去。


【薇薇】╮(╯▽╰)╭


果川王他媳妇是个妖号。这么巧,还是郑号锡念书时的好哥儿们金泰亨。事情揭穿的经过很简单,有一回郑号锡去他那里坐坐,偏巧金泰亨正在下本走不开,郑号锡自己吃水果看电视随口说玧其哥也玩这游戏呢。两人互相问了门派再问伺服器,完了再问帮派,像是对上了暗号却一时间都感觉有些不对劲。郑号锡跳起来往他哥儿们背后一站,只见荧幕里头是个定国军娘裙摆飘飘英姿飒爽的背影……


郑号锡炸了。


好在他不是传闻中玩妖号骗装备的那种人。郑号锡盘问过金泰亨,又在家提起时闵玧其说他们大嫂从不让大哥给买装备,下本分配掉落不偏心也不占便宜,郑号锡便闭起了嘴和一只眼。再后来他瞒着闵玧其开了大师号专门在副本里给闵玧其扔舍身咒,金泰亨察觉异常也不吭声,两人互相守着对方的秘密。


郑号锡把闵玧其号上的任务清完,又带帮里的几个姑娘做简单的副本后便下线了。他换好床单被子,正准备给闵玧其发简讯的同时,闵玧其先他一步发来了信息。


「队里有事。加班。」


郑号锡轻叹一声,倒在满是阳光味道的床被里。


非。常。不。爽。



金南俊从验尸房里出来,拎着一只文件夹穿过长廊。打在他身上的灯光衬着白得渗人的墙色。属于法医和死人的这块地,那种了无生气的寂静偶尔还是会在心情低落的时候,令执法者或是医护人员产生强烈的消沉感。


他终于走到升降机门口,摁亮上楼按键。他踏入空无一人的升降机中,低下头不断思索。在四楼停下时有两个实习生与他擦肩而过。他走了几步推开最靠近的冰凉金属门,有人在敲键盘的声音,也有人在运转的仪器前,陷入晃神状态。


“玧其哥。”


闵玧其的手在桌面弹动了一下。他扶了扶挂在鼻梁上的眼镜,才转过头来。“噢,南俊。”


“有什么进展。”金南俊在桌沿坐下来,一条腿悬在空中,另一条伸长了随意撑在地上。闵玧其似乎有些心神不宁,他关掉仪器将旁边吐出来的数据摘下来挂在身后的记事板。那上面有好几张类似割皮纹身的照片,不同的是那些皮肤看起来有些泛黑的蜡黄或是苍白,而割去皮肤裸露出来原应本是鲜红或粉红色的部分,则是干涸的深褐色。


闵玧其拿起表格迅速抄写,最后将粉末连同容器装进袋子里,交给金南俊。


“死者背部的皮肤组织受到的伤害,确实是手术刀。”他顿了顿:“这些粉,也和上次号锡吸入的是同样成分。”


“Relax。”金南俊盯着闵玧其的眼睛缓慢地说。“你应该现在走出去给他打个电话。”


“我不想。”闵玧其摇摇头,把双手合起来盖住嘴部,掩盖一声急促的叹息。


“如果你不能,我们组可以把这个case留给其他人做。”


他没有很快得到回答。但金南俊知道,这句话对固执的闵玧其是毫无用处的。他将档案夹放到桌上,在闵玧其的肩上轻捶两下作为安抚,便先离开实验室。


闵玧其伸手把文件移动到自己面前,打开来阅读这一任受害者的资料。他接着往后翻了翻,看到郑号锡的记录。实际上他不需要任何档案照片来提醒。


郑号锡左背上未完成的狰狞伤痕仿佛近在闵玧其眉睫。而他的指尖记得那纹路的形状、疤痕的深浅。


五年前郑号锡毫无生气趴在血泊里的场景,至今他仍无法控制自己灼热的眼角。


闵玧其眨了眨眼,试图抵抗这种软弱。


-tbc.-

评论
热度(8)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