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

157。小十七囤粮号:千阳。

[硕珍中心]想爱 wanna love - part6

15.


田柾国生日前夕,金硕珍的腿总算是好了。


想安安静静地给田柾国挑份礼物,正好那位在校好友与恋人交往将近一周年想要买个纪念品,两人便约在商圈附近碰面。天气非常热的关系,金硕珍躲进冰饮店点了杯草莓冰茶,坐在靠门的位置等人。


好友是个黑色控。他推开门朝金硕珍迎面走来,金硕珍隔着一张桌子都能感受到他身上发散的热气,啼笑皆非:“朋友,黑色吸热啊。”


金硕珍打算买双球鞋、对方想挑一对情侣对戒。走了一下午都没找到特别合心意的。买礼物这件事说不上困难,想挑到称心的单品倒是得靠运气。两人沿街走走看看,偶尔被几个女生回头窃窃私语。


“看起来你有点知名度了。”金硕珍拿起一对耳钉,装作没看到正在往他们的方向探头探脑的小女生。


“不是什么好事。”好友语气听起来倒是有点无奈。从前他和金硕珍一起去逛街,顶多是回头率稍微多一些。毕竟两人都长得好看又会打扮,加上作为模特儿的网店生意做得不错,走在街上会被认出或是多看几眼是正常的事。


他把试戴的帽子摘下来,捋了捋头发,再戴上自己的。“上星期开始在公共场合都不愿意让我牵手了。”他指的是自己那个害羞爱跳舞的恋人。


“早知道不接那个工作。”


两周前一个歌手的回归新歌mv,加长版的剧情内容里有个遭到爱情背叛而失去理智的角色。该角色把恋人和第三者杀死后通过巧妙的布局,误导警方以为是一宗结伴自杀案件,兀自逍遥法外。尽管完整版遭到电视台禁播,但网络上流传的视频,这个有漂亮脸孔和阴狠眼神的高智商杀手足够引起注意力。


金硕珍的好友便是杀手的扮演者,也因此陆续接到一些工作的邀约。


将近饭点,两人找家餐厅坐下来吃饭。他们选择靠角落的位置,可以说话也不担心引起注意。


“那么,要放弃演戏吗?”点完餐后,好友有些懒散地靠在椅子里。金硕珍知道对方是执着的人,偏偏他们的专业遇上机会的话,各方面的牺牲根本无法避免。


“放弃演戏比放弃他容易。”好友耸了耸肩,把手机滑开密码,举着自己桌面和恋人的合照问金硕珍:“放弃这么可爱的人,以后我还要去哪里找?”


金硕珍露出一个被肉麻得不行的表情,两手作势摩擦自己的手臂像是长出了无数的鸡皮疙瘩。对方得意地笑,但这么一来金硕珍便太清楚不过对方的答案了。要说自己多数时候的想法像是海浪拍打着沙滩渐渐就会消失,对方执念的程度肯定是海啸。一旦形成的话就对其执念之外的东西毫无关心,阻拦的一切只需要全部破坏掉,再回到海底安静生活。


“如果我们之中有一个人不得不放弃,那么我来吧。”好友满不在乎地说:“他从小爱跳舞,一天没跳舞比没吃饭没睡觉还提不起劲。而我,演戏不过是兴趣。我的兴趣还有摄影、还有钢琴。”


“舞台上聚光灯只能照耀一人的话,我就成为鼓掌的那一个。”


“那么硕珍你呢?”


金硕珍撑着脑袋,面前摆放一杯冰水。


“假想的恋人闵玧其,重新回到身边的金泰亨,还有快要生日的可爱柾国。”好友想起那个软乎乎的小兔子慢慢长大,金硕珍最近越来越管不住他的样子,不禁失笑。


“人生舞台的聚光灯,你想把它交给谁?”



16.


田柾国生日那天,金南俊免不了又要把去年金硕珍一时疏忽忘记给他煮海带汤的事拿出来肆意宣扬。


“够了够了你,”大清早起床气还没完全消散的闵玧其被烦得用手中切猪肉的刀子威胁金南俊:“究竟哪里不舒服掏出来我洗洗一起煮了。”


“浑身都不舒服。”金南俊决心要和这碗海带汤过不去,开始扭动全身关节在闵玧其面前发动牵制对手的(伪)krump dance。正在冰箱边倒牛奶的郑号锡感叹选错时机来厨房,连连哀叫把自己缩成最小团、挤到无视周遭专心对付炒冬粉的金硕珍身边,唯恐被即将发生的血案波及。


朴智旻倚在隔开战局的柜子边,围观金南俊和闵玧其对抗,不由得叹息:“南俊哥真的太勇敢了,海带汤的力量zzang~”


金泰亨只能在厨房外牢牢踩在红色胶带的边缘,那是金硕珍贴在地板上针对他一个人的结界。


集哥哥们宠爱于一身的寿星田柾国,还在呼呼大睡。


17.


闵玧其举起相机时,金南俊会立即摆pose,郑号锡会凑过来嘟嘴、长手揽过自然流露可爱笑眼的朴智旻,金泰亨有时耍帅卖萌偶尔犯蠢,画风永远捉摸不定。田柾国发现镜头会笑起来,分明不是录像也要挥手,照片里经常手的位置模糊一片,令闵玧其很是郁闷。


金硕珍很少发现有人在拍他。非要闵玧其站到他面前说一二三,才站定对镜头微笑。


闵玧其觉得这是职业病的同时怀疑金硕珍的镜头感居然如此差劲,摄影师没有发疯简直业界良心。


田柾国的生日,他们在巴士上聊了一路或是补一个多小时的睡眠来到爱宝乐园。


买了全票,又在入口附近买了小吃。金泰亨咬着冰淇淋直往前冲,朴智旻手上抓有园内地图却看也不看只顾跟着金泰亨的背影走。郑号锡听见远处的尖叫声有点蒙,金硕珍的全副心神只顾着手里的小吃和“柾国吃完了那我再喂他一口”,这三人基本腿脚都不是自己的了。闵玧其好像只是个来取景的摄影师。


金南俊像个导游跑到最前面,带着一伙人全站到HumanSky的列队里等候缆车。郑号锡和金泰亨坐上第一辆,金南俊和朴智旻第二辆,剩下三人,闵玧其说我一个人先搭,可以往后给你们拍照。


结果他们来到了动物王国。


七个年轻人站在一堆小朋友之间,看围在笼子里的北极熊。


“为什么来这里?”“云、云霄飞车不去坐吗?”“去看看泰亨的小伙伴?”“狮子?”“噗哈哈哈哈哈!”“不是啊,为什么不去动物园看来这里看啊。”“啧。”


然后他们研究一下地图决定再去排队坐HumanSky回到原处,闵玧其坐第一个。他后面依然是金硕珍和田柾国,长镜头拉到极限,也可以拍到排在最后的金南俊和郑号锡。


往上走就是令人热血沸(肺)腾(疼)的机动设施。


闵玧其收起相机,换金泰亨的小型录像机上阵。玩第一个游戏时他们还在纠结要录金硕珍、郑号锡还是朴智旻的反应,结果第一个龙卷风下来,坐在郑号锡旁边的金泰亨笑得倒在座位上,工作人员还以为他是吓得腿软站不起身。金泰亨坚持淘汰掉金硕珍和朴智旻,每一局都要录郑号锡就够了。


“到底是柾国的生日,还是我往后的忌日,我都不知道了。”郑号锡坐完第三个游乐设施,整个虚脱在街边的长椅,打死不乐意走了。


机动设施的魔力,郑号锡自问实在是无福消受。朴智旻倒是适应得很好,乐此不彼。来之前那些所谓的“人为什么不舒服地活着硬要把自己弄得这么辛苦”都随着欢呼抛到九霄云外,还意外发现因为郑号锡的退出换过来的搭档闵玧其,也不可自抑地在过山车上敞开心胸、开怀大笑。


金硕珍的感想,没想象中那么可怕也不特别有趣,票都买了,能玩多少就玩多少吧。金南俊叨叨着要爱护身体,却不受控制继续坐上直冲天际的海盗船,吼得比谁都要激动。


最后一个木头过山车玩了两遍的田柾国说,啊,我对蹦极更有自信了。真是迫不及待。郑号锡说,我想回家。


“夏日限定,号锡哥不可错过!”田柾国指着今天的重头部分,只在夏天开放的恐怖鬼屋。因为难以自抑的兴奋在不长的队伍中跳来跳去,对哥哥们滔滔不绝:“新开放的第二期迷宫,比第一期还要刺激。去年测试的时候,测前放弃10个人,中途放弃19个人。”


除了田柾国和金泰亨坚持要比赛看谁能走到最后,其余人都纷纷保证中途郑号锡撑不住就陪他出来。然而郑号锡已经什么都听不到,包括屋子里不断传出来的惊声尖叫——(为了郑号锡的人权,我们跳过这一段。)


稍微冷静下来后,他们在园内一家中餐馆吃晚饭,从餐馆内望出去天色渐晚。爱宝乐园的强项之一是融合大自然作为布景,不管是乘坐游乐设施,或是仅仅购买入场券来散步看看风景,都是一种享受。此刻天灰得干净,唯有几缕薄云点缀在夕阳身侧。园内的灯光逐渐点亮,配合喷泉里的七彩幻灯,令人满心期待稍后的夜间花车游行。


闵玧其又拿出他的相机,给大家在花圃、水池、小风车周围拍照。趁旁边有个会操作专业相机的年轻男子,金硕珍过来拉他,“玧其,和我们一起拍大合照。”


七个人终于以田柾国最爱的木质过山车为背景,得到一张全家福。


走向游行将会经过的街道,一日导游金南俊往前指着一列排队的人:“哦,这东西还存在,原本说是期间限定。RoseKissing Heart。”


孩子们循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几对情侣排队在一个中间有心形的方框布景前,站在最前面的那一对情侣会帮忙前一对恋人使用手机的照相功能。走到布景后的恋人可以做出各种动作,透过身后的灯光投影,呈现两人的影子被框在心形之中的场面。


有几个女孩也拍到队伍中。其中一个大大方方地跑到布景后,大喊道:“我的男朋友在哪里!”然后自己单独作出亲吻空气的姿势,惹来同伴们和周遭人们的笑声。


田柾国突然往金硕珍的背包里翻找什么。郑号锡看透他的脑子般阻止他:“不要又玩这种!”上次在家玩游戏,他和金泰亨有一段残酷的记忆。


“今天我生日,我是King。抽两次Joker,去那边拍一张kiss印证。”田柾国不理会,兀自先抽走王牌塞进裤子后袋。哥哥们顺从地接过他发放下来的牌,郑号锡一秒也等不及就翻过来。


不是Joker。


最常中招的朴智旻和闵玧其有点紧张;金硕珍运气不好不坏,并没有什么第六感;金南俊和金泰亨犹豫要不要和谁换卡。


“开!”


金硕珍晕了。下意识找了眼闵玧其的表情,闵玧其倒是饶有兴意地朝他轻笑。


田柾国收走一张卡片,再次发放下去。郑号锡又是直翻,不是Joker。金硕珍没眼看,反正这个脸他是丢定了。刚刚那几个女生正在反过来围观他们,窃窃私语、笑声诡异。


“三!二!一!”


“呀!闵玧其你也有今天!”“今天的按头小分队就是我!!”郑号锡和金泰亨的欢呼声回荡在身后,金硕珍简直不敢相信。确认般回头去看,闵玧其的浅色刘海挡住眉毛露出月牙眼睛,嘴角噙着一点得意,朝他炫耀那张此刻看起来威风凛凛的鬼牌。


朴智旻和金南俊已经开始起哄:“뽀뽀해、뽀뽀해、뽀뽀해……”田柾国满意地接过闵玧其的相机。


闵玧其从未如此感谢自己的霉运。或者说,这是用无数次倒霉换来的一次好运。虽然那张照片拍出来效果并不如闵玧其想象的美好。他和金硕珍的脸完全是被挤在一起,两人脑后还有郑号锡和金泰亨的手臂和各自半张狰狞的影子。


“呀郑号锡金泰亨我要把你们的裸照放到网上!”


闵玧其对两个得以报仇雪恨的人发出警告。背起自己的包,看金硕珍红到脖子去的脸,琢磨以后必须规定不准有这种在公众场合秀下限的惩罚了。


周围灯光瞬间暗下来,人群异口同声发出期待的声音,快步走向同一个方向。他们三三两两走散也不着急,各自找到方便的地方观看正渐渐靠近的花车。车载流光溢彩装点得五光十色,悦耳动听的欢畅音乐、可爱逗趣的舞蹈员。


郑号锡和朴智旻金泰亨待在一起。金南俊和身旁的外国旅客一同摇摆身体,舞姿还是僵硬如同丧尸。闵玧其没找到田柾国和金硕珍,抿起嘴沉吟片刻,从长椅上一跃而下。


没拍过花车和灯饰,找个高处试试。


“国儿你要去哪?”金硕珍被田柾国拉着沿街往回走,身边都是和他们擦肩而过的旅客。


“想单独和哥搭一次摩天轮。”


也许是大部分的人都去看花车游行了,排队的乘客三三两两,金硕珍和田柾国坐上去之后工作人员说可以绕三圈。他们从缓缓升高的车厢里往下望,长长的花车队伍很是壮观。


田柾国把脑袋窝在金硕珍肩膀,如同乘车的日常。


“珍哥。我啊,果然还是太晚了吗?”


“什么?”


“不管是比起年纪还是搬进哥的家里,都晚了好多步呢。”田柾国轻轻勾住金硕珍的手指,“和玧其哥在交往吗?”


“啊……那个,有点复杂的情况……”


“我知道了。”田柾国笑起来,安抚金硕珍的情绪捏捏他的指尖:“玧其哥先告白的吧?哥肯定还在犹豫。”


“我不能没尝试过就放弃。那样会不甘心,比起因为年纪总是被你当作弟弟而不是男人更加不甘心;我也不能把一切都放在心里。因为那样我会渐渐变得不再是哥眼里,可爱又令你骄傲的弟弟。”


“我们学校里的女生经常选对自己有意义的日子向喜欢的人告白,比如生日。有些男同学确实会因为不好意思拒绝,稍微接受并且交往。当然也有成功的例子,发现对方和自己很合适,于是一直交往到现在。”


“我也收到过告白的信呢哥。”金硕珍回答当然了,我们忙内很优秀。田柾国听得出他有些慌张,不禁偷偷笑了:“哥不要紧张。”


“这种狡猾的行为,本来我想或许用来对付哥,也是可以的。”


“可以吗?”田柾国用一点撒娇的声音问,转过头来把下巴搭在金硕珍肩膀,看看金硕珍,眼神又打量外面的风景。


“柾国……”


“不要唯独这一次对我说不,拜托了,哥。”


金硕珍再迟钝,这段话下来也足够明白田柾国的意思了。田柾国向来机灵,每一次请求都悄悄试探,确保金硕珍不会拒绝才正式开口。连金南俊都曾经抱怨从来没听过金硕珍对田柾国说过半个“不”字。


“今年是第二次在一起的柾国生日。记得号锡生日的时候他说什么吗?希望往后,七个人的生日都能一起过。”


金硕珍可以察觉田柾国握着他的手有些收紧了。他硬是咽下堵到心口的不忍,轻声说:“我,直到很久以后,都会是最疼你的硕珍哥。”


车厢里很安静。脚底下花车逐渐远去的喧闹,摩天轮柔和的轻音乐再度传进耳里。


“我知道了。”田柾国沉默时又把头埋在金硕珍肩膀上,此刻头发蹭着金硕珍颈窝。“但是我有一件重要的东西,可以放在哥那里保管吗?”


“你带了重要的东西出来?”金硕珍疑惑,来游乐园有什么特别的需要带在身上?只见田柾国起身坐到对面,车厢很小,他们的膝盖几乎会相互碰到。田柾国伸长右腿在口袋里摸索,掏出一样窝在掌心里的小物品,攥紧拳头不让金硕珍看。


“不是,要保管的东西,我睡前再偷偷交给哥好吗?现在有东西要送给哥。”


“哥把手给我。”金硕珍好奇地伸出右手,被田柾国接住。“再把眼睛闭上。不准偷看。”


“什么东西这么神秘?”


金硕珍半信半疑地闭起眼睛。田柾国打开他的掌心,放进一个小巧温暖的环形金属,合上金硕珍的手。


“想着告白的话应该有一份礼物,所以用打工的钱给哥买了这个。还特意向xx(金硕珍的好友)哥打听了哥的戒围。”田柾国认真地抓住金硕珍握有戒指的那只手,“哥会戴吗?”


-tbc.-


Rosekissing heart长这样



评论(1)
热度(29)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