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

157。小十七囤粮号:千阳。

[锡糖]长居 - 01.


大龄设定。闵玧其32,郑号锡31。

海洋馆生物饲养员vs重案组技术科法医。竹马竹马,长期恋爱日常向。


1.再忙也要一起吃顿饭。


一道人影俐落从水中窜出半身,潜水衣料包裹的结实双臂翻出个蝶式。再度栽进水里时,水流没过他的头颈、和深色布料底下精瘦而优美线条的三角肌和背阔肌;往下的部分没来得及跨出水面,只有腰窝那块和臀部划了个弧度沉进水里。巨大的白色身影伴随他游了又一个来回,直到靠近浅滩他的速度才稍微慢下来。


他双手搭在水池边,准备撑力翻身。来不及帅气腾上岸就被游在后面的家伙拱屁股——挂在岸上的半个身子被冲力推挤,瞬间直面扑倒,额头亲吻地板。


“其白石你又偷袭我!”郑号锡迅速转过来,试图伸手去扑罪魁祸首。可那条白鲸只是无辜朝他“噢!”一声,仰天倒进水里,开心地溅他一脸水花。


他大叫着脱去游泳帽,随手挠几下没有一星半点杂色的纯黑短发,衬着一张让人看着就舒心愉悦的笑脸。秀气的眼尾和挂着水珠微微挺翘的鼻尖,令人也想随之敞开心怀的张嘴大笑。


“看你吃饱也运动消耗够了,那我得回家啦。”白鲸听见他的呼唤,优雅旋身游过来。其白石将头仰出水面,让郑号锡温柔抚摸自己宽大饱满的额头。然后他微笑着亲吻了白鲸的喙头,三次。在白鲸通晓人性发出道别的声音中离开了水池。


早已习惯的淋浴间几乎无异于家中浴室。郑号锡不赶时间,就在那里面畅快地冲了个暖水澡、换一身干爽的运动装,吹干头发,才从柜子里翻出手机查看。


待机屏幕是一个男人安静睡着的侧脸。漂亮的唇型微微向下抿着,皮肤洁白和没有瑕疵。


屏幕右上角白色的数字显示十点三十八分。零来电、零新简讯。


郑号锡的撇嘴伴随叹气。他快速敲了一条短信发送,扯出来运动包合上柜门。光脚走到鞋柜,坐在长凳子上慢慢穿好鞋袜。


这时间海洋馆大部分的设施早已关闭,一般员工和驯养员都赶紧下班回家,只剩下清洁员工在完成打扫的工作。整个公园没有一点白日生气蓬勃的模样,唯有停车楼和行政楼相邻而立,透出明亮洁白的光。郑号锡斜挎着包,拇指搭着胸前那根带子往行政楼底走去。正舒服翘腿的保安大爷视线从电视机里转出来看见是他,转身朝屋里走去,边扬起嗓子道:“号锡又这么晚啊。”


“陪小石头玩了一会儿,差点忘记时间。”他笑嘻嘻和大爷打着趣,两人来回侃了几句,郑号锡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大箱子。


“这大包裹怎么运回去哟。”


“每次都是这么拿回去的嘛。”他挺起胸膛作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拍了拍那箱子:“那我先走,方叔再见。”


停车场空空荡荡。郑号锡在那辆全副漆黑的凯旋Street Triple前停下脚步,从包里掏出一串尼龙绳,手脚麻利地将那大箱子捆在后座。然后重新背起包包,跨上摩托车罩好安全帽,发动引擎。


骑到住家外面那个交通灯前,郑号锡踩着白线停下,左脚放到马路上支撑车身。他抬手望一眼表面,将近十一点一刻。他家住在五楼,窗户是暗的。单位之上的六楼亮着灯,天台空荡荡。


郑号锡心想一会儿要去六楼谢谢人家帮忙收衣服。一边收回腿,催动油门。


他惯常放车的位置不在楼里,而是靠近绿化区的一排草篱围起来的停车处。楼里住户的私人停车格都得上二楼,郑号锡停这儿纯贪方便。一般遇上下雨他才会把车骑进去。下车后他拿手机掏出来再看一眼,无声无息塞进口袋里。卸了后座那个大包,安全帽挂在臂弯,郑号锡把箱子抱着准备上楼去。


“拿来吧。”


一听这声音,郑号锡他头也没回就先笑了。


简简单单三个字就听出来闵玧其特有的醉酒语气,和低沉有点任性的语调。郑号锡转过身去。那男人真是与他分外不同。


闵玧其天生冷静的脸相,显得有些生分。可与郑号锡对上视线依然轻扬了嘴角。眉间的皱纹平铺开来,缓和眼里的疲倦。闵玧其穿一件衣袖挽到手肘的纯色长袖衬衫和卡其裤,衣服有点折痕看得出忙碌过整天,但依然打理得整洁干净,黑色的刘海服贴遮住额头。


“我以为你还在医院,”他空出勾着安全帽那只手,闵玧其便没有异议接过去。“刚在外面看家里没开灯。”


“我下来等你当然不开灯,电费贵。”


“天台衣服你收的?”


“楼上那小伙子收的。不过我去跟他拿回家了。”


两人搭升降机到五楼。摁密码锁的人先进了屋,郑号锡问他吃过饭没。


“我先洗个澡。”


郑号锡在客厅搁下包裹,等它的主人自己拆封。一般这句回话的意思就是肚子依然空着,所以他走进厨房,先往煤气炉搁上锅子煮水,打开冰箱掏食材。这时间点只来得及下点面吃了。他把牛肉片扔锅里小火煎香,一边把拉面片扔进沸水里。接着把香菇、番茄、蒜片和牛肉一起炒香,加清水煮沸,调味。


待浴室门被打开时他正好往汤里下菠菜。


“打个鸡蛋?”


“好。”


闵玧其披着毛巾去套衣服,他坐下时郑号锡刚把腾着热气的面条盛进碗里。因为时间太晚了他也没有煮足两人的份,两人各自半碗多一些的汤水。筷子一拢,谁也没多说话。


郑号锡先吃完面条,就跑去收拾厨房刷锅了。等闵玧其拿着空碗过来,他催促说:“去吧,拆包裹。”


闵玧其在客厅里把箱子打开。他又买了好几条新床单,有墨蓝底点星空的,有藏青色碎竹片的……郑号锡擦干手走过来,扯了一条有枣红和浅金纹路交错的摊开来看。


“明早跟堆积的一起全洗了晒出去,别人远处见了还以为有彩虹呢。”


“哪个都觉得好看。”闵玧其理所当然的样子。当初说让他挑的。郑号锡习惯他这态度,自然是行行行这么点头顺应他。然后他问闵玧其今晚任务做完了没,闵玧其答没空不想赶了。说罢也不理郑号锡干嘛去,自己弓着背坐在原处把每条床单都仔细检查个遍。终于郑号锡从房里出来说快一点了,你赶紧睡吧。


“明天我又不上班,我收拾。”他硬把闵玧其从地板上拔起来,“几点要回局里?”


闵玧其回想尸检报告,再想了下班前鉴定科的预算:“……大概再三小时化验报告就出来了。”


“不管,你得关机起码睡到六点。我叫醒你。”郑号锡盘着腿坐在床上,伸出掌心管闵玧其要手机。


“嗯。”


-【鉴定科,清晨四点】-


“老大,闵法医的电话怎么打不通呀QAQ没人来接这报告我不能下班啊QAQ”


tbc.

评论(8)
热度(26)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