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

157。小十七囤粮号:千阳。

[锡糖]Summer: Intimacy - #2.

#2.


别说冰水了好吗?郑号锡可是连颗冰块都没有从闵玧其那里得到。


他独自守着空荡荡的桌面已经三个小时了。没有饮料、下酒菜,甚至连基本的通心粉点心和烟灰缸都没人愿意为他准备。其间有同学认出郑号锡过来打招呼,或是店里的顾客觉得他这样枯坐着看起来相当有趣而前来搭讪。平常的郑号锡是易于亲近的性格,令同学有些好奇他为何似乎遭到冷对待。然而当郑号锡说他是来找闵玧其之后,同学们都脸色微妙地借词离开了。


仍未足够担当调酒师的名号,作为学徒的闵玧其身穿店里简单统一的制服。干净的白衬衫和吊在肩膀的两条背带,黑色贴腿裤。郑号锡坐在位置上看了许久,那个把他当作空气就算走过面前也纹丝不动的人。特别关注到闵玧其在摇晃调酒壶时偶尔会撅起来的嘴唇,和抛动酒壶时候总会舔一舔唇角的小舌尖。


早晨闵玧其以身体不适为由堵住金硕珍的嘴,几个人迅速离开了度假屋。朴智旻给他捎来一条简讯,说是会找个时间和他谈谈。


郑号锡有些费解要谈什么,也应该是和闵玧其谈才对。于是他向朴智旻要求闵玧其的手机号码。在告诫下选择了发简讯,希望闵玧其睡醒后能看一看他的信息。


要说本身没有什么不好的酒习。据姐姐的描述他会很乖,不吵不闹也不发酒疯。然而非常遗憾地,他完全没有记忆是如何与闵玧其睡到同一张床上去的。郑号锡自问在现今社会的性观念来说,自己也许是个保守派。高中时期谈过的女朋友刚牵过小手两人就各自毕业不再见了。那么昨天为止,仍然是个处子的他,必然是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和闵玧其发生了关系。


想到这里莫名有些口渴的郑号锡心知起码今晚是无法从吧台里得到什么饮料润喉了。他踩下高脚椅,趁着闵玧其应该是中场休息时间,打算出去街口的便利店吃点东西。



闵玧其刚离开休息室准备上岗,小姑娘迎面跑来:哥哥,昌燮前辈让我通知你,那个来找你的小漂亮被人请喝酒了。


往吧台方向走去看到郑号锡身旁坐着个青年。李昌燮带着后辈两人一唱一和硬是要说给郑号锡的饮料送错了。“分明是五号桌美女点的日出龙舌兰,你看这么漂亮的颜色就知道肯定是女生喝的酒嘛。”“对不起对不起前辈,对不起对不起两位先生。”


“又或许是我先前听错了先生的点单。”李昌燮微笑着问郑号锡:“这位确实告诉你这是一杯橙汁对吗?”


闵玧其觉得郑号锡点头的样子傻楞得不行,想翻白眼。柳橙汁的底部并不会有红色的石榴糖浆,这是常识。


“那么确实是我的过失,对两位顾客感到非常抱歉。也许是我急于为五号桌的美女献上日出而失了神。”李昌燮表示会尽快给他们送上真正的橙汁,并将调酒移进后辈的手中让他带走。站在吧台出入口的闵玧其顺便瞄一眼那杯少了半杯份量的橘色饮料。正是此时,目光追着李昌燮退场背影的郑号锡瞥见了他。


第二次见识的话,能算得上熟悉吗?反正闵玧其是又遇到昨天晚上那样,郑号锡雾茫茫的眼神。那模样令闵玧其明白,继续对郑号锡视若无睹是行不通的;另一方面他腹诽这人的酒量未免也太浅了吧。


“那么昌燮哥,我今晚就早退了。”闵玧其无奈地绕到外场接住满脸放光跑向他的郑号锡。意料之外,还有郑号锡的嘴唇。


他嘴里有甜、酸以及淡淡的酒香。


妈的。闵玧其在心里骂道,没人教过你不能随便吃别人给的东西?一边慢慢回应郑号锡。按昨晚的经历来看,不好好地进行安抚,是没办法让醉酒中的郑号锡乖乖听话的。


闵玧其拖住郑号锡、背负大伙的注目往酒吧外走的时候没忘记看一眼五号桌。并没有什么美女。喝着日出龙舌兰的那位,是个长得清秀白净的男生。


余下全文 http://imglf2.ph.126.net/eb7D9-fBGpbTxov1-kwzFw==/6631441599658039244.png


评论(4)
热度(24)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