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

157。小十七囤粮号:千阳。

[硕珍中心]想爱 wanna love - part5

12.


“快出来帮忙。”

朴智旻茫然听着结束通话的嘟嘟声,回想一遍才反应过来金南俊那句快得像在念rap的话是在说什么。他拉起趴在旁边的郑号锡和金泰亨说,“走,出去看看。”

剩下当班值日生的闵玧其和田柾国,正在楼上楼下各一个擦窗擦地板。

很快郑号锡大惊小怪的声音又再度回到屋里,喊着玧其哥!柾国啊!你们快来看硕珍哥腿受伤啦!金硕珍渺小的哀嚎从门厅紧追郑号锡的报告,传进闵玧其和田柾国耳里:“郑号锡!腿受伤有什么好看的!”

拖把和抹布同时就顺从地心引力的召唤,暂时休息不需要工作了。

闵玧其和田柾国赶到时,看见上午和金硕珍一起出去的金南俊抿嘴露出颊边的酒窝,样子说不上吃力但有些闷闷不乐,正在站玄关脱鞋子。金硕珍索性没鞋子了,因为他左脚缠上一圈又一圈厚厚的绷带,此刻正在金南俊背上好好地待着。

确切地说,金南俊正背着不知何故伤了一条腿的金硕珍。

朴智旻和金泰亨拎着几袋东西和拐杖最后从门外进来。金泰亨直接把东西撒在玄关就守好位置,帮忙金南俊小心翼翼地把金硕珍放到地上。

“呀金南俊,你这个破坏王,出个门也能把珍哥弄坏了?”郑号锡振振有词地叉腰。金南俊露出他那特有的烦恼表情——两边撕裂开来般的嘴角,露出咬紧的牙齿,指尖急促地摩挲额头。

田柾国好奇地凑上去,兔子眼睛圆圆地盯着金硕珍的腿,听金硕珍让他们不要担心,他轻轻拍抚金硕珍的头发。

“痛吗?哥?这是扭伤还是骨折?”金泰亨喋喋不休,好像不打算听金南俊的解释。朴智旻不知道该去整理袋子里买回来的东西,还是安慰下看起来快要爆炸、正在独自挣扎的金南俊。

闵玧其拍了拍他的肩,手上干净的玻璃杯子盛有半杯冷开水。“给他。”

朴智旻了然,露出“我懂你”的表情朝闵玧其露出兴味一笑,借花献佛,得到金硕珍一句果然还是智旻最善良了。

“好了好了,是我的错。”金南俊叹着气终于做完思想功课,摊开手跪在地上一副任打任骂的姿态。“地铁站里我走在前面没留意,硕珍哥被一个特别……强壮的大妈撞飞了。”

金南俊描述当下他刚闪过横冲直撞的大妈,没回过神来就听见一群女生的惊呼。转头发现金硕珍没跟在身后,金南俊眯起眼往后一看,金硕珍从他们走了一半阶梯上滚下去,此时正被几个不知所措的女高中生围着。一个女生似乎也被大妈稍微撞到,揉按着手臂满脸同情地看向金硕珍。

金南俊简直魂都吓飞了,连同两只购物袋一起扑到金硕珍身边问他还能不能坐起。他阻止想要伸手帮忙的女高中生们,表示不能随意移动金硕珍,姿势不对反而会加重伤势。

“左脚……好像不太对劲。”往来的人们都对于两个男生趴/坐在地上被一群女高生围绕的场景留下好奇的眼光。金硕珍有些难为情地尝试站起来,却发现左脚使力时,足踝延伸到脚掌的部分,传来尖锐的疼痛。

拘于礼仪,他们没人敢对那个正站在不远处一脸泰然自若的强壮大妈发出怨言。金南俊背起金硕珍出了地铁站,他记得出口附近就有家药局。女高生们替他们一人提一包购物袋,送到药局门口便离开了。医师诊断后说是韧带扭伤,但基于脚掌部分也有疼痛,建议金硕珍到医院照个x光。金硕珍想他和金南俊两个人加上那么多东西实在是不方便,问医师能不能先进行治疗韧带扭伤。

“所以明天由我和……谁都好总之不要你金南俊!陪硕珍哥去医院。”郑号锡的表情淋漓诠释何为匪夷所思,鄙视地朝金南俊伸出手:“医药费。”

“号锡不要说南俊了。”高高在上的郑号锡和跪地求饶的金南俊,已经让笑点低的三个老小闹起哄。金硕珍连连拉住金泰亨的手阻止他抓挠金南俊,“是我自己太弱了,说真的被大妈撞飞这种事说出去哪有人会信啊。”

由于金硕珍受伤,做饭和出外吃饭都不能。韩国的外卖服务发达,他们从中餐西餐到快餐,把搁在冰箱上的一叠外卖传单都翻来覆去好几遍,最终决定吃炸鸡。点了原味全鸡和大份的烧烤辣味鸡中翅,金泰亨和田柾国又拿走金南俊的钱包跑到住家附近的布帐马车买回来辣炒年糕和紫菜包饭。

吃饱喝足,自愿收拾的金南俊打包好垃圾拿出屋外丢掉,田柾国正在努力又快乐地擦地板。

起因是刚刚吃饭时郑号锡建议金硕珍不如今晚睡在楼下,不要上上下下的了。金硕珍想想觉得也是,虽然金南俊再三表示他可以背,但金硕珍偷偷瞄眼坐在隔了几个弟弟身边的闵玧其。咬着一只鸡中翅,似乎感受到金硕珍的眼神,抬眼和金硕珍对望。

进了家门之后闵玧其没有吭过声,坐在圈子的最外围听弟弟们挤兑金南俊。

“我记得还有几条软垫和睡袋,可以在厅里打地铺。”他们家没有客房。楼下那间原本闵玧其单独睡的房间,在他搬到金硕珍房里后,修整成七个人的衣帽间。

“我也我也要!好久没和哥一起睡了!”田柾国第一个举手,舔了舔嘴边来不及吃掉的酱汁。金泰亨不甘示弱吚吚呜呜附议自己也要在客厅里睡。

朴智旻说好像很好玩的样子,上次大家一起睡是去汗蒸幕过夜的事了。金南俊咆哮那么今晚大家一起睡客厅啊!

“玧其哥?”

闵玧其懒懒地抬眼看向郑号锡,又扫视一桌子期待的小动物眼神。“我要工作,今晚。”然后无视大伙轰他不合群,筷子夹走最后一块原味鸡。

现在田柾国在擦地板、金南俊倒垃圾还没回来、朴智旻和金泰亨在楼上翻软垫和睡袋,金硕珍和郑号锡在一旁说明天要去医院的事。闵玧其拿毛巾和换洗衣服走进浴室,又走出来对郑号锡说:“我帮硕珍哥洗澡,一起扶他进去。”

“哦。”郑号锡以为这是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决定的事,顺从地扶起金硕珍。

“我自己洗就可以了啊?玧其?”闵玧其上锁了浴室的门,转身去拧开浴缸的热水,身后金硕珍坐在马桶上小声地说。

“你自己要怎么洗?不能站,也不能碰水。”

“我本来还以为你会唱歌。”

闵玧其心想这货是和金泰亨混久了,怎么频道跳那么快:“什么?”

“有了男朋友的话——第四件是把我背在背上。”金硕珍唱起删减版,补充说明道:“上次泰亨和我坐火车你就发歌词还发生气的表情了啊。”

“你受伤了。”闵玧其脸上从疑惑转为无语:“要是南俊让你走着回来,他会死的。”

“你不要背我比较好。”金硕珍认真强调:“玧其,你太瘦了。”

“是你吃太多了。”

“人生就是幸福地吃啊!”

闵玧其不再理他。蹲下身来,扯出一段保鲜纸抵在金硕珍腿上的绷带往上一些开始缠绕到脚掌,包裹住整只脚掌。过程中保持安静的金硕珍开始脱衣服倒是不忸怩,反而是闵玧其按住他脱完短裤就要去脱四角裤的手。

“就当顾忌一下我。”难得闵玧其有些紧张,被金硕珍那双亮晶晶的眸子盯得有些不自然:“我可是喜欢你呀,金硕珍。”

脑子里想着什么啊大家一起去汗蒸房的时候都互相看过了不是吗?反驳的话却被闵玧其认真的样子堵在胸口,搞得气氛有些暧昧起来。金硕珍咽了咽口水,正想说点什么——

门把被转动的声音。一次、两次。

砰砰砰砰!捶门声轰然响起。

“玧其哥!你和硕珍哥锁门在里面干什么!”是金泰亨抓挠门板的声音。

“准备让金泰亨去!屎!”闵玧其沉默片刻,抓着额前刘海,怒火中烧地吼回去。


13.

家里有一个浴缸还是挺好的,闵玧其想。他坐在马桶盖上监工,看金泰亨高高兴兴坐在浴缸边沿给金硕珍当脚架。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一只小黄鸭,叽叽喳喳和金硕珍玩在一起。

那晚上闵玧其终究是没有跟他们一起睡。但他坚持金硕珍必须睡在最边上,左脚向外以防有人踢到。田柾国被允许睡在金硕珍右边,因为这小孩睡熟后比较少动静。

“还是玧其哥想得周到。”金南俊第一个点头赞同。

郑号锡确定隔天陪金硕珍去医院的人有他和闵玧其。计程车的最后一个名额,由田柾国猜拳获胜从95line手里抢走了。实际上金硕珍挺无语的,郑号锡一个人陪他去就够了,为什么像要去郊游一样浩浩荡荡地啊。

“不想我去?”

几个家伙已经枕头战疯玩到一起。朴智旻很有眼色地把战力连番投射在郑号锡和金泰亨这两个最容易点燃的苗头,田柾国趁乱给哥哥们无数扣头杀。战火一发不可收拾牵连无数,连金南俊都杀红了眼。只剩金硕珍和闵玧其在角落平和地铺床。

“今晚要工作,白天要补眠不是吗?”金硕珍塞给闵玧其自己的枕头。玩游戏可是少不了闵玧其的份才对。

“试用期里的我应该要积极表现。”闵玧其说无论如何他是要去的。

“说要积极这种话的人真的是闵玧其吗?”

“我想要赶快结束这种暧昧关系。想要光明正大地赶走那几个围着你的臭小子。金泰亨不敢在我们独处的时候来敲门,金南俊不敢在和你出去的时候不护你周全。”

“现在不能,因为你的心仍未来到我这里,而我不能限制你心的去向。”

金硕珍坐在原处,看闵玧其拎着他的枕头加入大战。

战后他们六个在客厅里躺好,闵玧其独自灭了灯上楼工作。夜里金硕珍睡得不太好,也许是隐隐发痛的脚骨。他半梦半醒间恍惚觉得闵玧其来过,轻轻在他额间留下盈若鸿毛的晚安吻。

隔天上午在中医馆做过检查,医师表示没有什么大碍。疼痛的原因是韧带受伤导致的关节肿胀,压迫到金硕珍有过旧患的软骨组织。“曾经裂开的软骨虽然已经长好了,但剧烈运动和相关部分的受伤都会产生影响,这方面要多加注意。”

“尽可能避免长时间的站立。幸好患者不是肥胖体型,不然为了减少骨头的承重负担,还要督促减肥项目。”

闵玧其耐心地聆听年长者吩咐下来的医嘱,接过药单到隔壁去取药。郑号锡挥舞金南俊的银行卡追过去,非要刷卡。

“别担心。国儿的生日前肯定就长好了。”

“才不是担心这个呢。”田柾国扁起嘴,“哥哥们知道硕珍哥曾经受伤都没有意外的样子,只有我自己吃惊。”

“因为以前刚住在一起,他们老是找我踢足球我不乐意啊,后来瞒不过去才解释。所以我总是给你们当裁判。”

“这种事有什么可隐瞒的。”

“这种事有什么可炫耀的。”金硕珍学着田柾国的语气。田柾国故作心气不顺的样子瞪视金硕珍,但很快忍不住又露出淘气的笑容,语气里的一本正经大于撒娇成分:“什么时候都可以去玩,但哥要快点好起来。”

田柾国握住金硕珍的手。

“不要受伤了。(아프지마.)”

14.

金泰亨点开陌生信箱发来的电邮。

标题:晨静树木园。

发件人:

是我。照片存在这个网络相册。[website]

有你们的照片都上传在私密相册。密码是xxxxxxxxxx

没有拍到脸的部分,如果不介意,才会在网上公开。但愿你喜欢照片。附预览。

金泰亨打开网址,输入密码。开始把百多张照片,包括不属于他和金硕珍的部分,都看完了。

她拍划过天空的树桠、掉进石间的花瓣、斑驳的围墙砖灰、泄漏阳光的叶缝、父亲怀抱的女儿、互相拉扯的恋人。

教堂前他们合照的背影,他们碰在一起的鞋尖。金泰亨伸向金硕珍的左手。金硕珍低头闻野玫瑰的香气。金泰亨弯身拾起一只山菊花。金硕珍看向背对镜头的金泰亨笑了。

他可以清晰地回想起这些照片定格瞬间发生过的事。那是金硕珍替他系鞋带。那是他牵起金硕珍的手走过他们叠石塔的碎石小径。那是金硕珍好奇野玫瑰和红玫瑰有什么不同?那是他问金硕珍,哥你知不知道山菊花的花语?那是他把一朵无穷花别在自己耳上,朝金硕珍笑得无限娇媚。

听他问起花语,金硕珍稍微凝固的笑容和偏头思考的表情。花语,金硕珍说,以前知道的,现在忘了。

后来金泰亨在网上一搜,才知道菊花的花语,正是最简单又复杂的那三个字。



-tbc.-

评论(1)
热度(24)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