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

157。小十七囤粮号:千阳。

[锡糖]Summer: Intimacy - #1.

#1.


金泰亨在睡梦里翻过个身,莫名其妙就清醒了,赖在床上翻来覆去也无法再度入睡。他坐起来侧耳听听,屋子里静悄悄的。对床张开嘴巴睡着的金南俊昨晚应该是闹到最晚的那批人。和朴智旻一起过来参加派对的小朋友田柾国在两床间打地铺,摊开身体睡在两床之间,双手维持举重一样抬高过头顶的姿势。


眯着有些感光的眼睛揭开窗帘。推开窗户感受手臂接触到阵阵凉风,夏天的阳光早早地洒满大地一片金黄。能看见远方的海。


真是个好天气。


一会儿后金泰亨握住牙刷遍遍重复不知名的单词,同时翻着白眼检查自己的眼皮。他吐掉牙膏泡沫漱了口,清水泼了泼脸用小毛巾擦干,开始对着镜子喃喃自语:啊。昨晚睡前吃太多了,脸真的好肿。能见人吗?嘶,这烦人的双眼皮何时能消失?!不!陪伴我二十几年、亲爱的单眼皮,难道我们要就此说再见了吗。心,真的好痛……


补充说明,这孩子是戏剧社的。内心戏表现尤为突出。


梳洗好从浴室里出来,这么大的度假屋依然没有半点动静。金泰亨绕进厨房只翻到一堆昨晚吃过的香肠和鸡翅。有点想吐,赶紧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瓶香蕉牛奶压压惊。


他想要亲自煎个香喷喷的荷包蛋和火腿片夹面包吃。思前想后盛了半锅水,准备吃水煮蛋和土豆泥。


至于解酒汤这种高难度的食谱,当然是要留给硕珍哥来大显身手的。他本身应该也迫切需要。


金泰亨在厨房里探索完毕,留下一锅滚腾的水、鸡蛋和土豆,准备上楼叫醒金南俊和田柾国。朴智旻和金硕珍的房间……不要靠近比较好。嗯?玧其哥醒啦?金泰亨正好瞧见闵玧其睡的那房虚掩着门,便他高高兴兴跑过去,打算给哥哥秀一下新学会的英语单词。


“玧其哥~Nice wea——?theeeeeeeeeerrrrrrrrr——————”



实际上金硕珍由于宿醉有些头晕,起床后懒得动弹,趴在床上和朴智旻肢体打闹着不肯把他睡觉的照片从insta删除。在惨叫声中吓一跳的金硕珍响亮地撞到朴智旻的额头。两人都连忙给对方揉揉前额。朴智旻睡意未消的嗓音听起来很可爱,问金硕珍:“哥,那是泰亨吗?”


在闵玧其的房门外收到一枚受惊吓的金泰亨。那孩子正要往走廊闯的同时瞧见了金硕珍,就紧紧地缠在他怀里,呜咽着自己快要瞎了玧其哥会不会在那之前先动手劈死自己。好奇金泰亨究竟看见什么的朴智旻把头探进门框里。


只见闵玧其把衬衫套在身上,几下拉扯衣摆,一副随你们爱怎么的样子坐在床沿。他看起来挺正常的,如果忽略他有些歪斜的奇怪坐姿,和床铺角落用被单包裹身体的某个人影。朴智旻没戴眼镜,眨着眼睛研究半晌才突然大叫:“号锡哥!”


忙着给金泰亨顺毛的金硕珍秒变脸:“什么?智旻你们社的郑号锡?别拦我,泰亨你别拦我。”


一时间逆转的局面:朴智旻跑到房里把散落地板的内裤和牛仔裤给郑号锡丢过去;金泰亨从金硕珍背后死死地抱住他,哥我觉得今天天气特别好,nice weather。你要冷静。


“说好不吃窝边草!闵玧其!号锡今年才转过来,是智旻以前在舞蹈学校的前辈,我有告诉过你吗?有!”


闵玧其盯着自问自答的金硕珍,头都要炸开了。每次碰上他这个毛病,金硕珍那张温柔的皮囊会撕裂开,随机展开唠叨、毒舌、无视等任意模式。眼前所见的暴走模式,上礼拜闵玧其才经历过。当时金硕珍在寝室里用他那穿透力十足、足以传遍整栋大楼的男高音审他:“闵玧其你是不是又背着我在外面乱搞!”现在又被他抓个现行,没好日子可活了。


是的,闵玧其有个小毛病。尽管平常看起来一脸禁欲、为人又较为冷漠,在性方面的需求却与他的外貌情性成反比。自从和交往的学长分手后,闵玧其开始尝试和不同的人上床。并不是需要填补情伤什么的,仅仅是为了满足生理需求。所以对象无论是男是女,他都不介意。


终于这件事被好友金硕珍知道后,规定闵玧其每天晚上都要回寝室睡觉;再过一阵子又发现闵玧其居然趁课间或是没课的白天和人滚床。


金硕珍忧心的程度超过了闵玧其的想象。他甚至去找心理医生咨询,是否问题出于他的思想太过守旧、认为或许应该停止对闵玧其的管制;知情的闵玧其虽感到动容却也无法控制自己的需求。最后两人各让一步:闵玧其慎重保证不再和陌生人去小旅馆,只和固定的炮友见面——虽然金硕珍还是对他的性上瘾征兆耿耿于怀。


和郑号锡睡了,闵玧其发誓完全是个意外。好吧,不完全。


当初闵玧其自带的“过滤非重要信息系统”完全把金硕珍提起的郑号锡筛掉。他在晦暗不明的灯光下开口,让郑号锡不如在自己的房里躺一会儿,尚且浑然不觉这是一丛窝边草。直到趴床边的郑号锡突然拉住他说,我想起来在哪儿听过玧其哥的名字了。


智旻跟我提过你呢。


那一秒闵玧其的感觉像是好不容易去趟热带国家,却碰上雨季每天都被大雨浇得透心凉;想为无聊的派对夜晚添点激情,竟找到个只能盖棉被纯聊天的对象。


到嘴的肉吃不了,闵玧其不止一点点烦躁。那么站在早晨时间线的闵玧其很想问问金硕珍,如果是这块肉反过来把我吃了,你能不能稍微把嘴闭上啊?



郑号锡有些难以描述当他被金泰亨的惨呼惊醒,睁眼看清眼前光景的感受。


忽略门内一个张开四肢表达心中惶恐的演技派。房间的窗帘是白色的轻纱材质,使得夏日早晨便已十足茂盛的太阳,将光芒洒满这间典雅的客房。孩童般游移不定的目光无意扫过他腿间毫无遮掩的……屌,更是引来一阵痛吟。此刻方从混沌的倦意中全然觉醒的郑号锡胡乱扯过凌乱的床被单遮掩全光的自己,无法想象本身是以什么形象坐在这个房间里。


即使金泰亨开始捂住脸蛋胡言乱语往外跑,站在床边的闵玧其依然非常冷静地穿上他那件有些宽松的牛仔裤。泛白的蓝色布料遮掩过贴身四角裤,系裤头钮扣、扯裤档拉链。乍看他身形十分消瘦,并且皮肤白皙的程度使得阳光散在他身上显得有些反光。不过当他持续无视周遭在床脚旁的行李袋翻找套头衫。弯身的时候手臂和背部隐隐约约的线条,表现出不是那种病态的瘦弱。


实际上他摊开手掌,丝毫记不起指尖抚过闵玧其那些埋在皮下脉络起伏的青筋、贴合骨型那层薄薄的肌肉,是什么样的感觉。


酒后乱性。金南俊如此总结郑号锡含糊其辞交待的那个夜晚,碎碎念道:一上场就本垒。我们家智旻什么时候能全垒打呢。


郑号锡很想拿过手边物往金南俊脑后砸去。他说你一个高智商学霸怎么会甘心窝在我们小小的寝室里,像个小女生一样用心经营着朴智旻和金硕珍couple的cafe、八卦人家谈恋爱的进展呢?金南俊摇着手指说Nonono你不知道基腐宅的生活乐趣。放心吧我不会给你和玧其哥开cafe的。


“来了一学期,应该知道玧其哥的事吧?”金南俊从显示器前转过他那张舒服的电脑椅,两手放在肚子上。


“好像有听过别人说他的闲话这类的。智旻对我提起,只说是硕珍哥有个不太好惹但打篮球很帅气的高中好友兼室友。”


“那些都不是闲话。”


金南俊刚进校没多久,在pub找到份兼职。大概是快要接近那年的暑假,六月末左右,同样在那里打工的闵玧其遇到点事情。也正是这件事的触发,使得当天在场的金硕珍知道闵玧其的小毛病。


校际篮球赛复赛中,和他们篮球队交过手、败下阵的对校主力来到店里,坐在最靠近调酒师们的吧台边。高头大马的男子,健康的小麦色皮肤,长相也不算差。工作模式运营中的闵玧其毫无顾忌地过去问客人喝点什么,得到的答案却是人家看上他了。闵玧其二话不说给对方端来一大壶冰开水说,我请客。


连续到店里好几天的人不断得到免费的冰水。也许是他终于露出本来面目、也许是闵玧其的态度刺伤了他。再次的邀约被直面拒绝后他突然指着闵玧其的鼻尖破口大骂。那时候忘我地挂着耳机刷碟的金南俊根本没发现异状,直到有个服务生切掉他所有电源。


他摘掉耳机听见的第一句话便是闵玧其的冷哼:有本事你乖乖躺着让我上啊。


怎么了闵玧其?你难道是可怜地被前男友甩了,现在让别的男人用后面会有阴影啊?


没等周围人们反应过来,一支空酒瓶击破在对方的脸上。平常打在坚硬的头骨才会碎裂的玻璃瓶在面上划破几道血痕。那人正想起身发火,走到他后背一个人稳住他肩膀,再把他摔趴到地面。是平常力气蛮大的金硕珍,被对方刻薄闵玧其的话气得发抖,于是扔人泄恨。


金南俊牢牢捂住下巴,暗自警告自己千万不能得罪这两位能人异士。


“……那么玧其哥确实是个床关系混乱的人吗?”


“呃、、呃呵。”金南俊有点犹豫要不要纠正郑号锡,不是床关系,是性生活。“不过号锡你早上,屁股真的不疼吗?”


瞄一眼金南俊的显示器画面,郑号锡决定当作没听到这个问题。他心中有个打算。


傍晚,郑号锡一身仔细打扮过的衣装,在金南俊准备出门打工的时候说一起走。金南俊狐疑地盯住他,“你不是要去找玧其哥吧?他会请你喝冰开水的。”


郑号锡摇摇头。


“那些和他上床的都是随便的人,可我不随便。”


-tbc.-

评论(2)
热度(20)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