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

157。小十七囤粮号:千阳。

[锡糖]Summer: Intimacy - #0.

[郑号锡生贺]

Summer(?): Intimacy 亲♂密关系



配对:郑号锡/闵玧其(斜线代表攻受)

分级:M

说明:一个好色近似于性上瘾的闵玧其,一个清纯但遵循性本能的郑号锡。

警告:老闵男女通吃,床友和前任提及。


#0.


薄薄的水珠一触就破沾湿指尖。


些微扬起下巴,将冰凉的液体伴随气泡从铝质罐口滑进口中。醇香的苦甜在口腔里发散开来,惹得他咂了咂嘴。闵玧其像个无骨生物继续倚在长沙发的角落维持舒适的姿势。为了营造派对气氛忽明忽灭的灯光,让他看不清对面的金泰亨到底吃了多少根香肠和烤鸡翅,只见到那孩子嘴上和手指裹着一闪一闪的油光。而他伸手可得的桌面。一听啤酒,锡铂纸剥开咬过两口的烤地瓜。


这期间他拒绝了特地进门来给他递饮料的秀气学弟,又挪动双腿表示拒绝两名他们篮球队的啦啦队妹子在他霸占的区域坐下。


"玧其哥今天没兴致?"后来靠近的灰色长发女生是舞蹈社的社员。她身材姣好,柳眉星目间是混血儿的异国风情。见闵玧其一脸的无精打采,她朝金泰亨抛个wink,吓得金泰亨差点被鸡骨头哽死。


"智世别闹他。"捏了捏鼻梁,闵玧其装出一副最近忙得快要变成性冷感的模样替金泰亨解围。秀手滑过闵玧其脸颊,"哥哥别装模作样好吗?现在是暑假可没什么值得你忙的。"


"我是好奇你竟然会参加party才过来围观的。"她摇晃左手的红色塑料杯,右手支颐在沙发背缘调侃道:"还以为你看上了哪家小可爱舍身下海。原来什么也不会发生。"


闵玧其哧笑出声,旋即被屋外的音乐盖过去了。但那笑意明显与他平常挤在唇角的假笑不同。他扯过对方的手在唇边碰了碰。"答应朋友过来一起玩。有的去谈恋爱有的吃吃吃,所以我看起来有点可怜?"毕竟崔智世漂亮聪明又进退得宜,多说几句也无妨。那姑娘灵巧地抽回手,叫闵玧其好自为之然后走开了。


金泰亨端起一盘鸡骨头说我要出去。闵玧其挥挥手,"让我赖死在这里算了。"


"刚刚让智旻给硕珍哥灌酒呢。"金泰亨的脸色在流动的七彩灯光下显得阴沉,配合他的嗓音听起来像是什么阴谋。"等硕珍哥醉了——"


DJ突然失手将音响的声量放到最大。闵玧其被音浪打得想要马上冲进房里埋头睡觉。见鬼的夏日派对。金泰亨出门后他掏出手机玩了会儿觉得没意思,便离开座位踱步到前院。远离侧院的人群,啜饮着重新顺来的冰镇啤酒。


烧烤区的座位边,金硕珍微眯眼睛趴在身型比他小了一号的小男朋友身上。他把手臂勾住朴智旻的脖子,居然大庭广众之下,和朴智旻额头对额头,然后亲住嘴巴。


啊哈。看起来喝了不少。


金泰亨和身旁的小朋友跳起来大喊"金硕珍!朴智旻!"。啧,以为什么比赛呢?居然还有能跟着他俩起哄的人。终究朴智旻没金硕珍脸皮厚(闵玧其拒绝认为是金硕珍太醉了),用一张纸盘挡住两人的脸。


站在高台的DJ瞧见这幕激动得折坏墨镜跳下舞台,吼着意义不明的叫声。闵玧其嫌恶地看了他一眼,扔掉空罐子准备完成任务回房间倒头大睡。


But anything can happen.


踏进屋里的闵玧其立刻发现有个黑头发的男生正窝着刚刚被自己霸住的沙发,在摁手机。侧脸的轮廓促使他放弃睡觉的念头。碍于光线暧昧不明,闵玧其没有对那张脸孔轻下定论。


"不好意思,这里是我的位子。"闵玧其走过去指了指他还留在原处的烤地瓜和啤酒罐。对方抬眼循着闵玧其的手指望去,有些迟钝的反应显示他确实处于微熏。"啊,我这就让开。抱歉。"


一头纯粹的黑发和狭长的眼廓。微微尖翘的鼻头更衬出清秀的长相。那人有些站立不稳,慌忙中抓住了闵玧其的手臂。手指修长指甲洁净。


闵玧其连忙阻止眼前人要离开的动作。


时间还早,睡什么觉?


-tbc.-

评论(2)
热度(18)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