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

157。小十七囤粮号:千阳。

[硕珍中心]想爱 wanna love - part4

9.


清晨四点三十三分,金硕珍轻轻摇晃对闹钟一点反应也没有的金泰亨。反而是朴智旻挣扎在自己床上呐呐问:“珍哥?”


“抱歉啊智旻,”慌张的手终于在金泰亨肚子旁边的位置摸到手机,关掉机关枪响般的音乐金硕珍才松一口气:“好了,继续睡吧。”


朴智旻乖巧地嗯着,把乱糟糟的脑袋塞回被窝里之前,对金硕珍说:“虽然接下来的两天会想哥,但是也要好好玩哦。”


“知道了。”金硕珍不得不放下昏睡般的金泰亨,走过去笑着摸了摸朴智旻凉凉的头发。朴智旻还留有稚气的脸蛋带着心满意足的表情拉好被子,继续睡眠。相邻的三张床之中,呈大字睡在中间那床的郑号锡倒是没有任何反应。金硕珍借助手机光仔细看了那弟弟,原来带着耳塞睡得正香,看起来是早有预料……


“泰亨啊。”叫了几次都没效果,金硕珍没办法只好扒掉被子,握着金泰亨两只手直接把人从床上拉起来,半是抱半是拖出了房间。金泰亨挂在他哥身上被拖到走道,亮堂的灯光终于把他唤醒。金硕珍推搪他去洗漱。


“别忘了是你自己订的最早的火车,六点之前我们要到火车站才行。”


他们搭乘计程车抵达清凉里转换站准备乘搭火车。两人各有随身背包和一只不大的手提袋,他让金泰亨在候车处守着包,自己去便利店买饮料。


催促金泰亨先喝点牛奶,再递给他一块三明治。


“哥几点起来做的便当啊?”金泰亨鼓着一边腮帮子,一边吸香蕉牛奶。他在家里清醒后诚心诚意地对金硕珍道歉说自己前一晚太高兴了无法入睡,拖到两点左右才睡着。


“三点多?玧其本来从工作室下来准备睡了,就过来帮我。我们很快就完成了。”


“真好,我都不能进厨房。”金泰亨嘟嘴抱怨,心想玧其哥是算好了时间吧?平时根本要弄到四点多五点才会下楼睡觉的。金硕珍笑说有什么关系,这次旅行的功课都是泰亨准备,泰亨很辛苦了所以说好的哥来做便当啊。说话间也吃得差不多了,他低头将其余的便当小心放进背包。


昨晚闵玧其上楼前的确问了他几点起床做便当,他说大约三点。没想到醒来时已经三点半,却闻到空气中有饭香味。


闵玧其站在厨房里,右手提着菜刀,左手举着匙子正在试吃饭的软硬。看见他站在楼梯那儿就说,“时间刚好,剩下的我不会了。”他的菜刀往后指了指堆在碟子里仔细切好的食材。


因为雨中的那个吻,闵玧其当他算是答应了提出的假想恋人。这几天下来没有什么多余的举动,就是特别爱在弟弟们可能发现的情况下,面无表情却又快速地亲他一下,而且一定要在唇上。


比如金南俊在旁边帮忙收拾洗碗槽,金硕珍在炒肉,闵玧其会走过来装作关注什么时候能开饭,趁金南俊说话的时候,侧身给金硕珍来一下;比如一起坐在客厅玩游戏,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田柾国和金泰亨的终极对决,坐在后面的闵玧其也可以嚷嚷完谁的战略不对,在随时有人可能转头反驳他的同时,给金硕珍也来一下。


所有人中最细心的朴智旻,偶尔金硕珍会怀疑这个弟弟已经发现了。毕竟朴智旻和闵玧其关系很亲。


耳边响起的广播打断金硕珍的思绪。金泰亨迫不及待掏出火车票,和金硕珍一起走到指定月台。火车已经靠站,他们在微凉的夏天早晨找到车厢,在座位上坐好的时候都不免得有些兴奋。金泰亨没忘记拉着金硕珍在座位上自拍几张,传到社交网站和他们家的聊天群。


「第一次搭乘青春列车,和珍哥一起ㅋㅋ」


金硕珍想起闵玧其那句:和其他人一起的时候,偶尔想想我。便单独照了几张相,选一张发到和闵玧其单独的聊天室。


<玧其


——星期x,八月x日2015——


[6:05][图片]


[6:05]出发了。


火车出发的时候,金泰亨很是兴奋地倚窗看了一会儿风景。金硕珍知道他脾性,对他说看累了就休息,前一晚没有睡好,等等还要走一整天的。果然差不多十分钟后,正听着音乐闭目养神的金硕珍感觉左边肩上一沉,金泰亨那小子已经怀抱背包睡得没知没觉了。


金硕珍放低两张座椅好让金泰亨靠得舒服些。看金泰亨睡得香也受到倦意感染。他设定闹钟在火车靠站前十五分钟震动,开始补眠。


两人在春川火车站下了车,还需要转趟到清平火车站,才能乘搭公车去到目的地。换趟中途有二十分钟的间隔,他们毫无例外去上厕所,在火车站里走走看看。金硕珍走过小食摊买了夏天难得见到的两颗烤地瓜,金泰亨本来嫌弃说冬天才吃烤地瓜,看那哥吃得滋滋有味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给自己拗来一块。换乘的火车是一般座没有划号,他们在大约四十分钟的路程中确认将要走的路线,谈论各种话题。


将行李寄存在火车站,准备晚上到寄宿处之前再来取回。从清平火车站走到公车站路途虽然不算长,但两人都是第一次来到清平,顺着路标还是稍微迷路,在路边问了准备开店卖水果的老奶奶才找到方向。


金硕珍没忍住又买了颗香香的大水梨,奶奶慈祥地给他把水梨洗净切好装在袋子里。他一路吃着和金泰亨找到公车站,正好赶上第一趟从清平前往树木园的公车。车上除了他们,只有一个戴猫头鹰眼镜架的背包女孩,看起来年纪很轻。


关于这趟旅行,是先前金泰亨去参加一项比赛,赛前要求如果自己得了奖要金硕珍答应他一个要求。金硕珍虽觉得无厘头,转念想想这不正是金泰亨的性格会做的事,便允诺了他。后来金泰亨果然拿个亚军回来,他们给这个虽败犹荣的家伙办了小小的庆祝会,金泰亨便提出想要单独和金硕珍去一趟旅行。


转眼这承诺拖了将近一年,两人才能抽出相同的时间履行。金硕珍事前稍微问过金泰亨大约会去什么地方,金泰亨告诉他想看看春川、南怡岛,金硕珍便也没再多问。等来到安逸漂亮的树木园,有些惊讶平日活蹦乱跳的金泰亨会想要来这种没有什么游乐设施的地方。


“整天想要玩机动游戏的是柾国呢硕珍哥。”说起那个总说成年后要和喜欢的人去蹦极的家伙,金泰亨耸耸肩,递给柜台大妈两张万元钞票买入场券,“我也到了需要调适性情的年龄。”


金硕珍疑惑又好笑地拍了金泰亨故作深沉的脸。早晨的阳光虽然不是太猛烈,金硕珍站在售票处旁的木屋花店外,强迫金泰亨涂一些防晒霜。他作为模特儿本来就比较爱惜自己身体,金泰亨不爱动手仰起脸,让金硕珍给他涂涂抹抹。


「咯嚓」「咯嚓」清脆的快门声在不远处响起。两人回头望去,是那个和他们同乘一辆巴士来到此处的小个子女孩。此刻戴着一顶流行的宽檐圆帽。


偷拍被发现也不扭捏尴尬,她大方走过来问好,向他们展示拍下的照片。流畅的韩语中带些口音,用词简单。金硕珍很快明白过来她是外国旅客,哪怕妆容打扮和他们本国的女生如出一辙。问起从什么地方来,她说了一个耳熟却记不起在何处的国家。


金泰亨问女孩为什么会来这里,她说自己喜欢的爱豆曾经到过这个地方拍写真。经过一番交谈,他们得知这个女孩是第三次单独来韩国,前两次都是观光,这一次想要把喜欢的人走过的地方都走一遍。


“我拍照技术还不错,一会儿随手给你们照几张相吧。”她自信地轻晃那个笨重的专业相机说。


他们经过展览馆走出来,才发现树木园的占地范围很广。


夏天的景观绿意盎然,举目望去都是对眼睛最温柔的颜色。层层叠叠的草绿叶青、大地的柔软和清风的味道。金硕珍想,闵玧其若是背着那个大相机来这里,应该会蛮喜欢的。


他们举着树木园的路线图,研究路上看到的好几种花草树木,对枝干粗壮却形状优美的老树心生感叹。金泰亨挥着自拍神器和金硕珍沿路拍下漂亮或是古怪的照片,那个女孩忽隐忽现地跟在他们身后。沿路走过仙女湖,朝天堂路走上去是著名的景点月光庭园。天堂路两边都是争相怒放的花儿,七彩缤纷好不夺目。


白色的小教堂隐身在高耸的树林间,颇有些浪漫意味。小教堂只有一扇小门,不能进入。两人拍过照片坐在门前阶梯上稍微休息,金泰亨接过金硕珍带给他的能量饮料。他们讨论着要往哪儿继续走,金硕珍用马克笔画出一条路线。两人刚站起来准备起步,金泰亨突然说嘴里太甜了想喝水。


金硕珍摸出背包侧袋的水瓶打开递给金泰亨,换过他手里空了的铝罐。正想张望不远处是否有垃圾桶,就瞥见金泰亨一只鞋的鞋带掉了。金泰亨一手举着自拍神棍,一手喝水,根本空不出手来,金硕珍想也不想便蹲下去给他系鞋带。


金泰亨在不少电影电视剧里看过这样的剧情。毫无例外地,女生都将为男方替自己系鞋带的举动而内心有所动摇。他低头看金硕珍给他拨去鞋面和鞋带沾上的泥土,动作流畅将鞋带系成一个不太容易散开的节。


“谢谢珍哥。”他在金硕珍伸手来取水瓶时又连忙喝了一大口水,那句谢谢听起来不知道更像是对于系鞋带还是对于水。金硕珍只是笑笑接过来旋上盖子。


他们往下走的路上经过一条小溪,溪边都是一座座的石头堆。有父亲搂着年幼的女儿,正在挑捡大大小小的石头。金泰亨说,哥我们也堆个祈福塔吧。


金泰亨收起手机和神棍,和金硕珍分头去找理想的石头。片刻后两人摊开手掌给对方看看自己的石子,选了较里面的角落,两个小石堆隔着一点距离又互相倾靠着的样子。他们虔诚地对着成功叠起来的石塔,许下自己的愿望。


10.


“你许了什么愿望?”


金硕珍和金泰亨的午餐在树木园的野餐区里吃便当解决。饭前金硕珍去洗手,那个女孩找到金泰亨,坐在他对面抽出手机和手写笔在屏幕上轻快点动,漫不经心问道。


“希望能成为带给哥幸福的人。”


女孩给了金泰亨一个挑眉。整个上午都在他们附近走动,多少观察到两人互动,她没想过一直在打擦边球的金泰亨能给她这么直白的答案。她调出便签本,手机递给金泰亨:“给我电邮信箱吧,照片修好了就发给你。”


稍后她和金硕珍打过招呼就先走了。金泰亨盯着她的背影,总感觉会再见面。


他们吃过午饭,在纪念商品店里晃荡等待接驳巴士到来。离开树木园往巴士站回去的途中,金泰亨翻看拍摄的照片、检查住宿处的资料。金硕珍也拿出手机来,他的KKT有好几条消息提示,金硕珍先点开了闵玧其的。令他有些意外的是,中午之前闵玧其早已回复了他。


<玧其


[图片][11:53]


要我说第二件事就是清晨坐上去往春川的火车 第三件是去郊游[11:54]


[表情][11:54]


[表情][11:54]


金硕珍点开图片不禁失笑。照片是一周前闵玧其独自去丽水的火车票,同样是清晨的火车。紧随在歌词之后发送的是Tube看了手机后气疯了的表情贴纸。


[2:26]分明都知道要和泰亨出来玩的,生气什么啊。


[2:27]明天去南怡岛。


金硕珍在家里的聊天室没有发现闵玧其留言。田柾国倒是说了好几次羡慕嫉妒之类的,嚷嚷南俊哥我们冬天要集体去江原道滑雪!朴智旻和郑号锡无条件附议。金南俊说听起来蛮有意思的,他去问问朋友有没有滑雪经验再说。


还有另一条消息,来自他的在校好友。对方显然是看见金硕珍贴在ins上和金泰亨的合照。悄悄发来一句:和好了?


金硕珍侧过脸,金泰亨正在他们家的聊天室里疯狂刷屏。抿了抿唇,敲键盘写道:又能对我笑了。


信息未读讯号在金硕珍还没退出聊天室就消失了。好友很快回复:硕珍啊,很久以前就想问的。


金硕珍等了好一会儿,对方都没传来下一句话,便退出到聊天列表。却同时跳到最上方的两个聊天室都有个红色的小圆圈,显示一条未读信息。


xx

「一屋子的弟弟之中 泰亨是特别的那个吧?」


玧其

「因为想你。(보고 싶어서.」


11.


金硕珍和金泰亨在落脚处办好入住手续,是间简单朴素的民宿,房内有个小阳台,单张双人床。他们稍作休息,两手空空搭车去到附近的春川明洞。所谓的浪漫市集,实际上不过是因为当年冬季恋歌在当地取景而得名。走着走着来到著名的辣炒鸡排一条街,趁热闹的晚饭时间到来前,他们钻进网上评价最好的店铺,吃得心满意足。


就算是平时没有吃宵夜习惯的人,和朋友一起出去玩也偶尔会想要带点吃的,何况是比谁都在乎吃的金硕珍。


他们在商店和街边都买了点小吃。本来说好因为太早起床必须早点休息补充精神,结果还是弄到十一点金泰亨才跳进被窝。


“明天几点的行程?”金硕珍舒舒服服躺床里打呵欠。金泰亨说九点之前要到金裕贞站。“泰亨你爬得起来么?都把时间定这么早自己又要赖床。”


“夏天啊……十点以后的太阳热。”


“下次冬天也可以来试试这个铁路自行车。”金硕珍四处浏览网上的照片,说冬天看起来风景不一样也很漂亮。“带上柾国,或是大家一起来玩吧。今年的家族旅行还没讨论过呢。”


“南俊哥已经答应柾国去问问滑雪的事了。说起这个,”金泰亨翻身面对金硕珍,被子卷在怀里抱成一团:“上回哥和南俊哥到底是单独去了什么地方过夜啊?”


“哦,”金硕珍回想道:“在火车上过的夜。我们在龙山搭火车去正东津看日出,我当时差点就睡着错过了,幸好南俊及时唤醒我,不然白白捱受冷风吹。”


“那时候南俊因为创作瓶颈,心情不是很好。他临时打电话叫上我,我们连衣服都没多带,我是担心半夜坐火车冷赶紧在商场买了件外套。到了那里才发现凌晨的海风真是冷啊,冷得我都快冻僵成冰块。”


“真的非要看过一次日出,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牺牲睡眠……”


金硕珍说着说着,声音渐渐低下去。手机屏幕莹亮的光落在脸颊边,再消散了。


金泰亨悄悄把他手机放到床头柜,关掉房里的灯留下一盏小小的夜灯。


伏在自己的枕头上,金泰亨感受这久违的亲昵。多久没和金硕珍一起睡了?他记不起,回忆太远。远在闵玧其和金硕珍那次争执之前,远在田柾国也喜欢挤在金硕珍身边睡着之前。


女孩临走前说的话,再一次宛若回旋在耳边。


——爱情是个胆小鬼。你一旦稍有犹豫,她就轻易逃走。


金泰亨想起很久以前,他和金硕珍的关系,原本是七个人之中最亲的。


虽然第一次见面自我介绍时沾沾自喜说自己是恶童,事实上初到首尔,对于这个日新月异的大都市、人潮拥挤的地下隧道都有急于跟上脚步的焦躁。那时候屋里只住进了他,还有两个经常昼伏夜出的闵玧其和郑号锡。金泰亨因为睡过站第二次在错综复杂的地铁圈里失去方向感。首尔冬夜陌生的寒冷加上身处异乡的孤独,他唯一能打电话求助的对象只有金硕珍。


“喂?泰亨?”


金泰亨现在也还记得,他捂着眼睛坐在冷风呼呼的地上月台。话筒里传来金硕珍干净而些微潮的嗓音。


“你在哪里,泰亨?”


“不、我不知道。”


“抬头望一眼,告诉哥,月台上写的是去往什么地方?”


金泰亨吸着鼻子,等待人潮散去才抬起头。金硕珍也只是等待,并不催促他。衣袖擦过眼睛,金泰亨把那几个他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名都报了一遍。


“很靠近,那么哥现在去找泰亨。今天很冷,泰亨有带着暖暖包吗?地铁站里有小卖部,泰亨可以去买热的黑豆浆。天冷的时候哥最喜欢喝那个。”金硕珍说话的语速有些起伏,应该是很快出了家门在赶往地铁站。


“别怕,泰亨。”


后来金泰亨才搞明白金硕珍所谓的“很靠近”是因为那天他确实在附近的咖啡厅进行拍摄工作,接了电话就丢下工作急忙跑出门拦计程车赶过去。在地铁站里找到人,看见金泰亨红红的耳朵,金硕珍皱着眉头露出一副心疼的表情说“哎一古我们泰亨可爱的耳朵都要冻掉了”,一边把自己头上深蓝色的毛线帽扯下来给金泰亨戴上,耳朵小心地藏进帽子里。


“围巾就不能给你了,哥也很怕冷呢。”尽管这么说还是把脖子上的围巾绕下来一段,把金泰亨和自己圈在一起等地铁。


那也是金泰亨第一次看见工作状态的金硕珍。脸上带着淡妆,比起平时简便的搭配稍微繁缛,这样的打扮显得更有气质。那顶深蓝色毛线帽的尾端还有颗可爱的毛球,是店里还没上架的新货。事后金硕珍买下来送给金泰亨,说是很合适。金泰亨却因为珍惜,很少拿出来戴。


接下来两周金硕珍只要没事就带金泰亨出门,能搭地铁就不坐公车。几条地铁线来来回回,让金泰亨把换乘方式和起点终点站摸得一清二楚。后来金南俊和朴智旻也住进来,金泰亨始终是屋里最小的金硕珍最宠的。几次外拍金泰亨也跟去,还在金硕珍的学校旁听过。想要尝试帮金硕珍做饭,想要和金南俊一样成熟地和金硕珍仔细地聊一些电影、音乐、艺术类的东西。


可如今金泰亨真的想忘了他为什么突然就从环绕金硕珍转的轨迹跳出来。不再守在厨房边看他给自己做便当、不再抢在所有人之前占用金硕珍的周末、不再抓着毛巾和枕头邀请他陪伴自己……他空闲时和朴智旻、郑号锡一起跳舞,和闵玧其抢当游戏王。在金硕珍给他递外套时回避他的眼神说不需要,开始习惯和同学去逛街买衣服。


他知道金硕珍从疑惑变成了默默接受,金硕珍本来就不擅长为难别人。金硕珍陪伴去搭地铁的弟弟变成了那年暑假结束前搬进来的新任老小田柾国;那个缠着金硕珍好奇每一天便当内容的人变成了田柾国。当说起喜欢的弟弟,终于有一天,金硕珍的第一人选也成为了田柾国。


日复一日。


闵玧其和郑号锡会接过金硕珍递出去没有人接的饮料。朴智旻会应答金硕珍提出来没有人应答的疑惑。田柾国偶尔不明就里地乱入,比如吃掉金硕珍很久以前买了放在柜子里的彩虹糖,朴智旻拿过来想吃一颗却发现早已过了保存期限,幸好田柾国没有闹肚子;或是陪金硕珍去工作当他的小助理,乖巧伶俐的样子让同事们都特别喜欢他。


大家都好像没有任何异状那样过去了日子。直到金泰亨的比赛进入到半决赛,突然对金硕珍提出旅行的要求打破空白期。


对比四个哥哥的复杂眼神和田柾国东张西望一下子静下来的气氛。金硕珍眼中的惊讶稍纵即逝,毫不犹豫答应了金泰亨。比赛结束那天,面对久去此返怀里的撒娇,和往后日子金泰亨积极的在乎,金硕珍的反应无缝衔接过往时光——金泰亨依然是他可以第一时间放下手边所有事去应对的弟弟。


某天金南俊坐在房里,问金泰亨。


“你知道为什么硕珍哥的朋友不多吗?因为他舍不得失去。”


“他说有了我们之后变得爱笑了。”


“你疏离硕珍哥的条件会不会再出现?”


金泰亨不知道在金南俊的预期里他有什么样的反应。应该追问不休或是沉默不语。他站在楼梯级上找到客厅里的金硕珍,和郑号锡关了屋里的多数灯光正在看电影。他想要凑过去金硕珍身边蹭蹭他的颈窝,枕在他的腿。但田柾国一下子从厨房方向窜出来,臂弯里抱有一桶爆米花。田柾国窝在金硕珍背后从肩上探出半个脑袋,笑嘻嘻把一颗甜甜的爆谷举到金硕珍嘴边。


金硕珍不上当,自己拿过田柾国手里的零食咬进嘴里。田柾国也不气馁,索性把整桶爆米花摆在金硕珍身侧,拍拍金硕珍弯起来的腿。然后他如同金泰亨想象的一样,睡在地板上脑袋靠在金硕珍伸长的大腿上看电影。郑号锡笑骂道臭小子没骨头啊,硕珍哥会腿酸好吗。


田柾国依然躺着,转眼去看金硕珍。金硕珍终于把视线从电视里移向他们,并低头对田柾国轻声说了什么。田柾国柔软的发丝在金硕珍指缝间滑来滑去。


金泰亨回房的时候,金南俊已经离开了。



-tbc.-

评论(1)
热度(33)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