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

157。小十七囤粮号:千阳。

[硕珍中心]想爱 wanna love - part3

7.


熬夜的后果就是金硕珍睡到十点多依然觉得眼皮有千斤重。他摸到手机发现自己设定的闹钟被关掉了,手机壳子背后贴着一张便条。


「知道哥很累所以好好睡吧❤」是朴智旻的字迹。他和郑号锡今天在咖啡厅当早班,意思让金硕珍没必要特地爬起来给他们做早餐,好好休息比较重要。金硕珍喜欢朴智旻恰到好处的懂事,留有少年的纯真又体贴,不亏闵玧其那么疼他。


说起闵玧其啊……金硕珍翻过身去。


对面床一如往常有一个睡着的闵玧其,半张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晨光微亮,他看起来睡得很香。


金硕珍突然哼哼笑起来。他感受这全身心的疲累(熬夜激情打游戏的后果),想起闵玧其常常在通宵后抱怨“两颗肾就像在身体里燃烧一样”,觉得他们俩真是屋子里最老的人没错。


想想那个害他躺在这里动弹不得的郑号锡还能去打工。金硕珍欲哭无泪地想,我下午还要去拍照啊西臭小子……


金硕珍在床上赖到十一点才慢吞吞收拾床铺。正要走出房门的时候突然被低哑并且毫无起伏的声音叫住:“有听歌吗?”


“吓死人了。”金硕珍心里猛然掐紧了一下,不过面上还是挺平静的。“听了,写得很甜蜜啊。”


闵玧其被阳光刺得找不着南北,眯眼在枕头底下摸索捞出来一个奇怪的眼罩戴在脸上,还是黏糊糊的起床音:“去工作?”


“嗯。”


“到几点?”


“今天不外拍但是应该会到晚上吧。昨天交待过让他们都自己解决晚餐。”拍摄进度不一定,要是遇上衣服多,换穿也要很多时间。大家的时间也不好配合,要不然最好的拍照时间是一整个白天。外拍还要更早。


闵玧其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让金硕珍拍完了给他打电话。金硕珍笑说你要来接我啊?


“一起去录音室。”


“今天?”“嗯。”


金硕珍在一家网店担任模特,工作量、时间地点都不固定。他虽不如那种走时装T台的专业模特儿高佻,但骨架纤长、身型足够漂亮;特别韩国男人对肩宽的执着,金硕珍也拥有一副漂亮的宽肩膀,能够撑起一副穿什么都好看的身材。


他们店里的男麻豆有固定几位,包括金硕珍的在校好友。两人算是因这份工作将距离拉进。有的麻豆专攻冷都男路线、有的是阳光灿烂的大男孩。金硕珍五官秀气、脸颊有肉,圆碌碌的眼睛和嘴唇,多数做的是平易近人的温暖大学生打扮,偶尔也试一试干练成熟的白领服饰,代表社会新鲜人的气象。


虽然还是夏天,拍摄的服装已经提早进入秋冬装。金硕珍庆幸今天是在室内进行拍摄,最近毒火一样的太阳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网店的年轻老板兼任摄影师,他摇摇手指表示一点也不想搞到所有人中暑,索性花点钱请开餐厅和咖啡厅的朋友吃饭,好借用空间拍照。


金硕珍的部分拍完后,一边在厕所卸妆一边给闵玧其打电话。闵玧其手脚倒是很快,十分钟后金硕珍匆匆从餐厅里出来,手上还有老板请吃的烤饼干。


“你在附近?”闵玧其简单穿着黑色连帽衫和刷白的破洞牛仔裤,背个包走在金硕珍旁边,不置可否地点头并且拒绝了金硕珍递前来的食物。大学圈原本就热闹,金硕珍也不稀奇,路上经过几个小吃摊,问闵玧其吃饭了没。


“你为什么好像把吃饭当成可有可无的事啊。”金硕珍不能理解闵玧其不饿就没吃的想法,问他赶时间?闵玧其说不赶,录音室空着。于是金硕珍拉着闵玧其坐进一家食堂,利落点了两份拌饭两份饺子。


“这样的话饭、菜、肉都有了。玧其啊,为什么我感觉你越来越营养不良。我们家伙食不够好吗?”


闵玧其把倒在杯子的冰水推到金硕珍面前,果然金硕珍就很自然地接过去喝。


“最近是有瘦一点,裤子都变松了。可能太累了,不要担心。”


手脚麻利的大婶很快把小菜随同蒸饺和拌饭一起端过来。大得像脸盆的碗里饭量并不少,黄豆芽绿野菜黑海苔红萝卜,拌饭比起其他汤饭的优点除了能吃到较多的蔬菜之外,漂亮的颜色搭配看起来令人更有胃口。两人面对着各自把饭拌好,一嘴接一嘴吃起来。金硕珍看闵玧其好好地吃饭,心情轻快,说起一些刚刚拍摄时的趣事给闵玧其分享。


他们吃过饭,闵玧其带金硕珍搭巴士。路上金硕珍才问起闵玧其为什么找他唱这首歌的demo。


“我没有相熟的女性朋友。”满意地得到金硕珍瞪大眼睛的表情,闵玧其才露出捉弄他的笑容:“demo来说的话,对唱曲是男生女生唱不重要,主要是要带出歌曲的感觉。”


“不是很想谈恋爱吗?应该有假设性地想过,陷入恋爱的心情和想要做的事情吧。”


金硕珍望向窗外,说实际上想象都是源自电视剧里的情节,并没有什么独特的想法。“有时候也会想,那种收到简讯就能感受到力量、能够微笑的现实是不是真的存在。好像很神奇。”


“抱着怀疑的心情,是没有办法唱好歌的。”闵玧其说,“像平时在练歌房那样,不是做得很好吗?”


“在练歌房可以体会到原唱者的感情,跟着做了所以显得还不错的样子,应该是这样吧?”金硕珍认真思考过后,给出的应答让闵玧其哭笑不得。“为什么对自己没有信心啊?是想说我找错人来帮忙了吗?”


“不是的,是担心自己做不好啊玧其。”金硕珍的手不安地摸着自己的肩膀,直视前方。


“有我在。跟着我的情绪走,一定可以进入状况。”


他们在录音室待了三个多小时。金硕珍先是一遍遍听着闵玧其录好的部分,从中抓取那种试图陷入爱情里的甜蜜氛围。据他所知闵玧其一直都是唱饶舌的,尽管过往都靠自己唱demo,却没有做过整首歌曲都是抒情的类型。比较起MP3的随性,demo的重要性,闵玧其自己的部分来回录了相当多遍才满意。金硕珍在外面和收音师一起把歌曲重复听了再听,然后闵玧其仔细解释给金硕珍两人的部分分别是不同的心境。


“迫切想要尝试爱情的第一段,耐心等待爱情的第二段。”金硕珍需要表达的是第一段。


“所以稍微要用点力气在歌声里。”闵玧其拍拍金硕珍的肩膀,“加油。”


第一遍录歌,闵玧其和金硕珍一起站在录音室里。金硕珍尝试唱过自己的部分,再换闵玧其的部分。经过这样的配合,金硕珍感染了闵玧其歌词里的心情,录第二遍的时候很快地进入状况。于是闵玧其离开录音室,在外面听金硕珍的表现。同样来回录了几遍,每次闵玧其都会在金硕珍休息喝水或是抬眼的时候给他竖起大拇指。


偷偷打量闵玧其的笑眼,金硕珍才踏实相信自己是真的做好了份内的事,没有让闵玧其失望。


直到收音师满意地举起OK手势,金硕珍松出一口气。胸口的满足感涨得像是要满溢出来。


一般就睡在工作室的收音师整理好材料,答应闵玧其明晚会发给他完整版后回到地下室休息了。时间是凌晨两点多,碍于没有公共交通回家,闵玧其问金硕珍要不要在沙发上眯一下。


“帮了玧其的忙正高兴呢,根本不可能睡着。就是好像有点饿。”“——饿。”


不愧是rapper。闵玧其精准地抓住节奏,顺着金硕珍的话说下去,两人同步化最后三个字。他扒扒后脑袋的头发,说这附近好像只有便利店,可以吗?


他们在便利店里买了咖啡牛奶和饭团。金硕珍看着滚嘟嘟的关东煮,明明付过帐快走出门了又硬是拉闵玧其坐下,自己拿了年糕串和鱼糕去付钱。闵玧其喝着热乎乎的白萝卜汤,对金硕珍的吃念只能甘拜下风。


终于离开便利店走在渺无人烟的街边,吃饱喝足的金硕珍兴致还是很好,反反复复唱着“为什么只是这样想想就心砰砰砰地在跳”的那一段。闵玧其拎着便利店的黑色袋子,双手插在兜里在他旁边慢慢地走。


“心情真的那么好?”


“嗯。”金硕珍回头特别真挚地向闵玧其道谢:“谢谢你玧其,肯让我帮你这个忙。因为做得好了,能够帮你完成歌曲,真的觉得很幸福。”


“不知道为什么,经常觉得力不从心。书不是念得特别好,运动神经也弃我而去。幸好爸爸妈妈给了我一张好看的脸蛋和足够的身高,我才可以去应征网拍模特儿。”金硕珍展开双手面向夜空,秀气的嗓音在安静的街道上飘到闵玧其耳边。“分明也努力去做了。”


“一直都做得很好不是吗?”


“才不是的。我篮球也打得不好。”闵玧其严重怀疑金硕珍是不是偷喝了酒。关篮球什么事?“昨天晚上玩video game,厚比和南俊因为我老是输。”哦,这不是我们的日常吗?


“长得高也没有用。”我们屋里除了还在长身体未来无限的田柾国,也只有金南俊比你高了。


“长这么大恋爱也没有谈过。母胎单身啊啊啊啊啊!”金硕珍突然抱头发出悲鸣,吓得闵玧其把袋子丢在地上,走近去看他到底发什么疯。


“刚刚不是还很高兴的吗?说帮了我的忙,为什么突然疯了一样。”


“有种悲从中来的感觉。”金硕珍又绕过闵玧其,拾起地上的咖啡牛奶,戳破来喝。闵玧其心想这人要不是金硕珍估计已经被我巴飞了。所谓的乐极生悲。


这空荡荡的街头巷尾只有他们两个人。尽管沿路街灯高照,天空比前半夜黑得浓且沉重,稍微刮起的风伴随沙沙的树叶摩擦声和丝丝水汽,带走心里的烦躁。快要下雨了,闵玧其望着风向想。


“金硕珍。”


金硕珍正好喝完一袋牛奶,走过街边长凳去丢垃圾。他刚往回走了两步,还在回味无穷的咂嘴。闵玧其突然连名带姓叫他,令他有些错愕。


他们现在差不多隔开三两米的距离。闵玧其对金硕珍说:“现在,跟着我唱。”


「有了男朋友的话 想要做的事情有很多 我在做着白日梦」


金硕珍没头没脑地跟着唱,唱完那一句,闵玧其紧接着问他,第一件事?金硕珍下意识唱道:“第一件想做的是,试着在街上接吻——(첫 범째 길거리에서 키스해 보기——)”


闵玧其在金硕珍开始唱第一个字时开始走向他,直至金硕珍面前,没有半点停顿右脚往后踩准路边将花草隔开的围砖。这样一来他个头反而比金硕珍高出一些,轻易地对准金硕珍的嘴。闵玧其单手扶过金硕珍的后脑,两个人切切实实地亲吻在一起。闵玧其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快得还在听他的话乖乖唱歌的金硕珍来不及反应。


最后那个기的尾音,并不是被风吹散开来。


8.


放开金硕珍的时候,闵玧其问他:“初吻?”金硕珍睁着眨也不眨的眼睛点头。闵玧其从围砖上走下来,偏着头的样子和闷闷语气好像无所谓,抿起的唇角弯度却说明了他的满意:“我的。”


金硕珍的大脑努力地消化这个行云流水的过程,还分心思感叹一下闵玧其动作利落果然是篮球好手。


“金硕珍。”闵玧其又叫他,金硕珍满脑子的问号还没消散,只能嗯?一声。


“什么都不要想,先听我说。”


只要不是太苛刻的要求,一般很难让金硕珍开口说不。他配合地坐到长凳上清空思绪,好跟上闵玧其的语速。


“我喜欢你。”


“什么时候开始不叫硕珍哥、甚至刻意不去称呼你,你也没有发现。用平语和你说话,你当作是我们吵架后反而变亲的关系;说要搬进你房间睡,你也高高兴兴地让我住进去。”


“其实你放在桌上的日记我每天都看。”他举起食指放在自己唇边示意金硕珍先不要抗议,听他说下去:“看你写那些零零碎碎的小事。我知道很没礼貌但幸好你没有见不得人的私事,行事历上写的多数是新电影上映时间和新出的菜谱可以哪天试菜;日记里无非是课业的困扰、饭堂没开、没买到打折的饮料,或者那些臭小子们做的贴心事、对我们的烦心事。连我的头发染来染去会不会秃掉你都写下去了。”


“每次被中断的约会对象,评论都是写善良的人、好人。金硕珍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善良的人都是表象。”


“没有错那首歌是因为偷看了你的日记才写的。”


“你是想要尝试爱情的人,我是耐心等待爱情的人。以你我为蓝本写下的歌,当然要你亲自为我唱。”


“没谈过恋爱那么我告诉你,要是觉得尴尬的话就是讨厌我。我会马上搬出去。”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消极的赌气。金硕珍的确避免不了他的尴尬情节,毕竟连被女生告白都会觉得别扭的人,何况是每天都睡在自己对面的男人!金硕珍让闵玧其等等他的节奏,“尴尬我肯定是有的,但是我同时又很肯定,我一点也不讨厌玧其你。”


“首先,你偷看我的日记太过分了。我甚至没有去碰过你的相机。”他顿了顿,诚恳地说:“然后我很高兴和玧其变亲。”


可是喜欢和交往这件事……金硕珍咬了咬唇,苦恼斟酌该怎么说。


“先成为假想恋人怎么样?你那么纠结的篮球,我可是打得很好。”


“和其他人一起的时候,偶尔想想我;听甜蜜情歌的时候,也可以想想我。能接受的范围里,把我当作想象的对象。”


“如果你随时有了动心的人而不是我,我也可以退出。”


“听起来好像很不公平。”金硕珍犹豫。这种暧昧不是没有听人说过,要是一方陷入了会受到很深的伤害。虽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有那样的魅力,金硕珍也不想闵玧其受伤。


“不会啊,因为我可以这样。”闵玧其说着,弯身又在金硕珍嘴巴啄了一下。“第二个kiss也是我的。”


没等金硕珍接话,一直在刮着的风瞬间就变得猛烈,夹着雨水劈头盖脸地刷下来。闵玧其东西不拾、答案也不要了,拉起金硕珍的手赶紧往回跑。离开朋友的工作室距离并不是很远,但倾盆大雨来得又急又狠,跑没几步两人浑身都湿透了。


金硕珍用另一只手拉住闵玧其,铺天盖地的雨声里用力地说不要跑了,反正都湿了,再跌倒就更麻烦。


闵玧其有了恋人的话,想要做的事有很多。创作人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那些脑洞可以让他们交往三百天每天都有源源不绝的新花样。其中一项他很想试试的,现在可以做了。


雨中亲吻。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回当他靠向金硕珍、彼此的脸越来越贴近时,金硕珍没有问他想干嘛,而是顺从地闭起眼睛、稍稍低下自己的头。他们任由雨水从脸上滑过,掉落到地面湛成水花。放轻呼吸,小心翼翼地维持心跳。


这个吻有点冰凉。


值得心头春暖花开。





-tbc.-

评论(16)
热度(31)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