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

157。小十七囤粮号:千阳。

[Taejin]弟弟 第二章

第二章.

 

计程车正沿着一条斜坡小径往上走。即使穿着厚重的羽绒衣,金泰亨坐在车内也没有放下背包。此时拽了拽背带,刘海底下殷切的盼望显然易见。

 

金硕珍说每年春节,母亲会在大门口外摆两盆桔子树。

 

司机大叔踩停了煞车。他掏出交通卡付款,在车子后方接过大叔帮忙提出来的行李袋时弯身道谢并且祝贺对方新年愉快。金硕珍拉住金泰亨未戴手套而冰凉的手站到桔子树之间,“笑一个?”然后食指摁响了门铃。

 

来应门的人相貌与金硕珍隐隐相似。眉宇间的神韵显得成熟稳重、体格也较为结实,甚至比金硕珍高出不少。他弓着身子从门框里走出来,冲金硕珍打趣:“回家不带钥匙?”一边伸手招呼金泰亨。

 

“叫大哥就好了。”金硕珍拍拍金泰亨的后脑勺鼓励他。那孩子赶紧递出手中的水果礼盒,乖乖地低下半身、鞠躬问候:“大哥好,我是金泰亨。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天气冷,进来再说话。”金家大哥长腿往前一跨,单手接过礼物、揽住金泰亨的肩膀将他送进家门。“长辈都在等你们呢。”

 

金硕珍将手提行李往哥哥怀里一塞。两兄弟交换对峙的眼神,大哥装作要给金硕珍的脑袋来个巴掌,金硕珍就势闪身跑进院里。他拉住脚步不知道该往何处去的金泰亨,指向院子边成排的灌木,说那是他十五岁的时候吵着妈妈种下的。

 

“如果泰亨夏天来玩的话,可以看到我们家的无穷花。每天夜里都会掉落的残花,每天早晨都会盛开的新花。”

 

那孩子稍微迟疑了片刻,注视金硕珍的眼睛似乎在寻找日后再度来到这间家的理由。然后他像平常一样欢快地笑起来说,有机会的话,好啊。

 

“老大啊,是硕珍回来了吗?”

 

大哥扬声回应着,再度催促两人赶紧进屋。眼见金当家的身上趴个吮手指的奶娃娃站在门口等他们,金泰亨想要鞠躬问候长辈,又越发七手八脚地脱鞋子。不幸的是,他似乎将鞋带缠得太紧。

 

“哎呀这个傻小子!”金大爷挥舞手臂,指示自家小儿子救救看起来快要摔倒的金泰亨:“硕珍你先让他把那么大个的包袱放下来才好弯腰啊!”

 

面红耳赤的金泰亨赶紧在金硕珍相助之前慌慌张张把背包从肩膀卸下放在一旁,再蹲下身解鞋带。

 

屋子里依稀有电视声浪、女孩们的聊天声和小狗短促的吠声,热热闹闹。金硕珍探着身子召唤母亲,说爸爸大声嚷嚷快要把他的朋友吓坏了。

 

总算两个风尘仆仆的人都在长辈面前坐好、请安。几分钟前有些狼狈的金泰亨恭恭敬敬向坐在正中央位置的金家顶梁柱致歉。

 

“很抱歉让您见笑。那么,接下来的日子打扰了。”

 

金泰亨这般低眉顺眼的认生,金硕珍是第一次见。想到可爱善良的弟弟平时活力满满的样子,反衬他此刻有些结巴又断断续续的自我介绍……难以平静的思绪好像感染到金硕珍,烦躁逐渐蔓延开来。

 

碍于晚辈身份不能打断对金泰亨问长问短的叔婶二人,金硕珍苦着脸对妈妈打眼色。金妈妈看懂了小儿子的小情绪,哎呀呀地站起身来截停了谈话:“话也说得差不多,弟妹你过来厨房帮帮我,过一会儿能吃晚饭了。硕珍带泰亨上楼,换身衣服再下来吧。”

 

金硕珍的卧房尽管空置了几个月也没有一点异状。妈妈给他换好紫色的床单,两套枕头被单整整齐齐地叠在床头,空气中还有好闻的花香味儿。终于挨到两人独处,金泰亨坐在床沿像个抽了气的皮球。等金硕珍靠近他,他就在床上跪着伸长手臂抱住哥哥的脖子。

 

“没想到叔叔也带着家人过来……吓到泰亨了?”

 

“好像是有点。”他用柔软的头发在金硕珍的毛衣上磨蹭,被金硕珍轻轻抚摸头顶:“哥哥没有想到家里会来了这么多人,让泰亨堂皇了真对不起。”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我的表现真是差强人意呢。”

 

金泰亨安静、一动不动地挂在金硕珍身上。金硕珍猜想他或许是有点触景伤情了,能做的也仅仅是搂住他。

 

“好吧,为了让泰亨高兴起来,把礼物提早送给你。”拍拍金泰亨的屁股好让他把自己放出来,金硕珍坐在行李袋旁扯开拉链往里面挪出来一件件行装。被仔细保护好、夹在层层叠叠之间一只方形的扁盒子,没有被压坏的痕迹。白色的礼盒搭配系得整齐的淡紫色绸带。

 

“打开来看看?”金硕珍信心满满,语气有着金泰亨会喜欢这份礼物的十足把握。

 

再度回到客厅的金泰亨眨眼又成为平日里活蹦乱跳的小狮子,很快和金硕珍的家人打成一片。金爸爸果然更喜欢他机灵鬼的样子,拍拍金泰亨瘦削的肩膀称赞几句后皱起眉头说,哎,这孩子怎么这么瘦?

 

“我吃得很多啦,爸爸。”金泰亨笑眯起眼睛,望向厨房里可以看到金硕珍在帮忙妈妈的身影,语气里有一些得意:“珍哥最羡慕我的,就是吃再多也不长肉。”

 

“那可好。一会儿要吃很多让我瞧瞧。”

 

满地爬来爬去的小侄女看起来也很喜欢他。三番四次兜转到金泰亨面前,终于被抱在怀里以后奶嘴也不要了,张着藕节似的两只小手咿呀咿呀地要摸摸金泰亨的脸。

 

唯独金硕珍心爱的小新。只要金泰亨一走近,它就歇斯底里地吠。

 

晚饭后叔婶一家先回去。两个正在念高中的小堂妹想跟金泰亨要手机号码,被金硕珍驱赶上车。

 

金妈妈切好水果装在盘子里。大家坐在客厅吃着苹果和水梨,边看电视节目边聊天。金泰亨主动问起金硕珍儿时趣事的时候,一本装载童年回忆的相册被从电视架以下的柜子拿出来。

 

“幻想朋友,泰亨知道这种说法吧?”金家大哥回忆着金硕珍小时候经常说自己有个朋友,就在家里。金硕珍五岁那年发生了一件他记忆比较深的事。“差不多是这么大的时候。”他指着照片里的弟弟。

 

已经开始上小学的哥哥陪伴金硕珍的时间更少了。某个周六下午,父母都不在家,金家哥哥做完作业可以和自家弟弟玩耍了。然而金硕珍却说他正在和“朋友”准备游戏,不需要其他人的加入。小小的金硕珍身上披着小被单在客厅里自己走来走去,和“朋友”讨论一些在哥哥听来根本没有人回应的问题。

 

金家哥哥有些泄气地拿出来游戏机,玩得响声大作也无法吸引金硕珍的注意力;反倒是自己越玩越起劲,也不在乎是不是能够和弟弟的“朋友”一块儿游戏了。所以那天金家哥哥也没有看清楚究竟为什么金硕珍会突然摔倒,脑袋撞向桌子。

 

只是那天金硕珍昏倒又醒来以后,再也没有提起幻想朋友的事。

 

金泰亨眨眨眼睛看着金硕珍。金硕珍一脸茫然,对于自己曾经撞到头晕过去的事情也没有一点印象。

 

临睡前金硕珍和金泰亨在房里说话。金妈妈突然敲响房门,问金硕珍好不好出来一下。“是关于玧其的事……有些事妈妈要问你。”

 

金泰亨顺手抄起放在床脚的毛巾和洗漱用品,站起来说正好自己要去洗脸了,让妈妈进来说吧。

 

等金妈妈进了屋,金泰亨轻轻将门板合上,但没有离开。他站在门外,将眼睛闭起,可以仔细地听见金妈妈和金硕珍的说话声。

 

“玧其今年,带了个男朋友回家?”

 

 

春节的早晨有祭祖活动。金泰亨迷迷糊糊中被唤醒,简单地洗浴后换上金硕珍送他的那套韩服。

 

因为不确定金泰亨是否了解家族在春节期间要进行的仪式,在帮忙整理他那些为数不多的家当时也没有发现过他拥有一身韩服,金硕珍便决定给金泰亨一份新年礼物。

 

虽然在韩国人的标准来说金泰亨的肤色稍显黝黑,却不影响他穿粉色的权利。金硕珍给金泰亨挑选的,是以纯白的里衣搭配水红色的马甲、湖水绿色的裤子。这种两件式的穿法像是女孩子的彩虹袖,都能给人年轻的感觉。他自己则是深红色的短衣和炭灰色的裤子。

 

金泰亨对于祭祖的内容完全一窍不通。

 

犹记得他最后对着先辈的牌位,心中默念。

 

愿金硕珍,岁岁无忧。


-tbc.-

评论(1)
热度(11)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