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

157。小十七囤粮号:千阳。

[Taejin]弟弟 第一章

阅前推荐曲:Nell<幽灵之歌>


====
 
楔子。
 
“五百天的期限,在他心中埋进一颗未知的种子。殊不知萌芽生长以后,将结出壮丽的生命之花、或是匆匆别过的一现昙花。”
 
第一章.
 
唰!
 
再没有窗帘的阻隔,崭新的晨光透过透明的玻璃镜面扑打在薄薄的眼皮之上。明亮的光线仿佛一只巨大的手掌,拖着他从沉黑的梦境里出来。金硕珍稍微皱起眉头,将脸埋进枕头和床铺之间。
 
让我再睡一会儿,他模糊地想。有什么被我遗留在梦中的,我几乎要抓住了、还差一些……
 
感觉一股微凉随着抖开的被角窜进他被窝里。接着有人手脚并用困住他压在他身上、脑袋往他耳边凑发出嗯哼哼哼这样低低的笑声。
 
“泰亨!啊……你好沉!”
 
“珍哥是睡猪猪。”
 
金泰亨紧紧抱住裹在被子里的金硕珍,左左右右试着滚动。
 
“不能呼吸了……起开!”
 
“可是玧其哥也醒了我们都在等哥。”
 
强制将有些晕眩的感觉赶走。金硕珍勉力睁开眼睛,果真见到穿戴整齐的发小闵玧其正抱着双臂倚在门边。两人对上视线,闵玧其懒洋洋地说号锡做了早饭。然后转身离开。
 
“现在几点?”
 
“哥马上起床洗漱,我们还来得及去首尔广场滑冰噢!”金泰亨又用脸颊蹭了蹭金硕珍的脖子,才放开他坐在床沿。
 
“不过那之前,哥告诉我怎么把这个挂上去好吗?”
 
金硕珍无语地望一眼被用力拉扯而掉落在地面的窗帘,再看看金泰亨。
 
他摩挲指尖、努力地回想,隐约感觉金泰亨和他的梦境大有关联。然而盯着金泰亨那双怀有笑意的大眼睛,眨眼时候长而纤密的睫毛晃动。金硕珍被闪啊闪得,忽然间什么都不记得了。

 
 
硕珍哥。珍哥。哥。
 
金泰亨喜欢用他沉甸甸的嗓音,孩子气般讨好或是雀跃万分地唤着金硕珍。他的声线就像一块磁铁吸引金硕珍去注意他。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亦是源于金泰亨的歌声。
 
吉他和鼓点一起响彻大学街的那瞬间,是非常抓耳的节奏。独自挂着一边耳机正在闲逛的金硕珍忍不住摘掉耳机线,穿过人群往聚集的中心焦点凑过去。一支四人组的乐团正在演奏着。其中站在最前头、垂着眼帘的男生身材精瘦而有着小麦色的肌肤。他暂时放开身前的吉他,握住面前的麦克风立架。
 
「我是以那样无法被触摸、无法被看见的姿态,呼唤着陷入疲惫之中的你。」
 
「我分明就站在这里啊,为什么没办法看见我?当我再次呼唤你的时候……」 
 
——Nell的幽灵之歌。
 
主音开口的时候引起不少人的惊叹。原唱的声线属于纤细和较高的声域,而这位少年却拥有低沉而多层次的歌喉。他平静地运用自己的音域,将这首歌变得有些阴郁却不失温柔。真正像一个孤独的幽灵守护者,因为得不到任何回应而悲伤地唱着歌。
 
「当我感受你的时候。」
 
「当我守护你的时候。」
 
「当我呼唤你的时候。」
 
「当你觉得冷的时候。」
 
「当你感觉到有人的时候……」
 
那个男生突然睁开眼睛,找到金硕珍听得入神的表情。他的唇角微微扬起又放下,盯住金硕珍的眼神唱完这个小段的最后一句。
 
「再仔细地想想。」
 
三天后金硕珍再遇见他,有些倒霉的样子。右手掌缠着绷带,左肩膀背着的吉他压着背上的背包,还有一个看起来挺沉的行李袋扔在脚边,正努力地往口袋里掏交通卡。
 
谨慎地上前确认对方需要帮忙,又得知对方处于有些艰难的困境。热心肠的金硕珍自告奋勇提出一旦闵玧其有在肯定会阻止他的决定:那么暂时来我们家住吧!
 
果然当他领着金泰亨回家时,闵玧其的反应是不耐烦又毛躁的。“我说过了金硕珍你不要再随便捡长得好看的小动物回来。”
 
那期间的郑号锡正想方设法地说服闵玧其让自己从屋塔房搬进他房里。面对两个被自己惯出来的家伙,二对一的战况,闵玧其自食其果了……(不是。)
 
反正最后郑号锡成功睡在闵玧其床边,而金泰亨也有了安身之所。

 
 
“说好了哥要抓紧我的啊?”
 
临近春节的首尔广场没有什么人流。椭圆型的巨大滑冰场正在被工作人员清理着,渐渐显露出光洁雪白的样子。金硕珍抱来一颗紫色的安全头盔,脚下踩着冰刀一跺一跺走向金泰亨。刚握住对方手腕,金泰亨就急急发出类似询问的肯定句。
 
“溜冰很容易的。”
 
“不行不行,哥一定要答应我会牢牢抓住我。”
 
侧旁看过去是几乎有些相似的两张脸孔,经常被人们误认为亲兄弟。也许是因为他们都有一对漂亮的单眼皮大眼睛。
 
会紧紧地牵住泰亨的。他边说着将安全帽的搭扣合起,再松手让金泰亨自己调整舒适的松紧度。察觉到头上的重量,那孩子扶着脑袋摇摇晃晃,对金硕珍咧出一个可爱的方形嘴笑容。
 
“你好像葡萄啊金泰亨!哈哈哈哈!”
 
“你好像小鸡呀朴智旻。”金泰亨马上调转视线攻击穿着一身鲜黄色羽绒衣的同龄人:“唧唧唧鸡旻。”
 
这种吵吵闹闹是两人的日常相处,故此也没有人会出声阻止他俩胡闹。
 
笑起来就没了眼睛的朴智旻是金泰亨在驻唱酒厅认识的朋友,个性单纯偶尔有些急躁。站在他旁边身材修长的青年显然是个文明病患者。离不开手机屏幕的视线是最好的证明。他是金硕珍的在校好友金南俊,有一颗聪明的大脑却无法挽救性格中黑洞的部分。
 
被金泰亨把住手腕没办法走开的金硕珍将视线转向挨在长椅上坐着的另外两人,用空着的手招呼他们过来,可以准备入场了。
 
此时此刻极度怕冷的闵玧其相当后悔答应了在回乡前陪同他们来溜冰的决定。
 
即使裹在羽绒衣里、缠在脸上的厚重围巾也不足够。冷意从呼吸间渗透进他身体。幸好的是,冬天里的郑号锡始终都是暖乎乎的。尽管很嫌弃自己的行为,闵玧其还是每隔一会儿就要把脸埋在郑号锡领口,汲取他衣服里的温暖空气。
 
然后金南俊捧着还没喝完的热茶像一阵风一样,呼~地刷过所有人身边,滑进已经开放的冰场。
 
“那位先生!禁止携带饮料入场!”
 
“很抱歉很抱歉……”
 
虽然开场前表现得不安的只有金泰亨,实际上郑号锡和朴智旻同样没有溜冰的经验。只好每个哥哥拉着一个弟弟,磕磕绊绊地教。叫金南俊松了一口气的是,舞蹈系出身的朴智旻非常上手。十分钟后,他开始学习他们的溜冰女王优雅地在冰上转圈圈。接着想要在冰场上跳现代舞,又和金南俊一同来了段他本人非常喜欢的防爆少年团的铲屎舞。
 
郑号锡也好像适应得不错,渐渐放开闵玧其的手,绕着他的心上人慢慢地划着圈。
 
唯独金泰亨还在那边生硬地扭动脚踝和双腿。上半身僵直着无法放松,双手用力抓住金硕珍:“不行不行……”“哥慢点慢点。”“噢噢噢!”
 
一个小时结束前金泰亨也没有怎么学会溜冰。懊恼地坐在湿冷的冰面,被金硕珍摘掉手套拍拍脸蛋。
 
没关系,我们下次再来啊。
 
像得到抚慰便越战越勇的幼狮。马上又打起精神对金硕珍展露可爱的笑脸。
 
“过完了节,趁春雪融解之前来好吗?”
 
几个人在火车站的置物柜取回行李。闵玧其、郑号锡和朴智旻要乘搭南下的车程。往前走去的时候,郑号锡像是有些顾忌地回头望了两个勾在一起的背影,再次皱了皱鼻头,被闵玧其问道什么情况。他朝闵玧其笑出唇边的梨窝,摇摇头。
 
老家位于日山的金南俊,在地铁转换线的交界处和他们告别,说春节后见。只剩下两人作伴,金硕珍揉揉金泰亨的头发:“走吧,今年有泰亨和我一起果川咯。”
 
有些紧张地瞪大眼睛,金泰亨抿着嘴唇点点头。故乡这个词对他来说太陌生,所以金硕珍小心回避了。
 
毕竟金泰亨没有家。
 
 
 
 
====弟弟。第一章完====

评论
热度(13)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