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

157。小十七囤粮号:千阳。

[硕珍中心]RUN

[RUN.]


-Run mv ONLY. 不考量二部曲的三个mv之间任何关联。

-盗梦空间梗。

-也许会写一篇完整的正文。



0.

在一起叫梦,分开了叫痛。

1.

熬过又一个失眠夜,金南俊只能借助咖[xxxxxxx]啡因提神。闻起来就是非常苦涩的味道,他用口中的棒棒糖搅拌,觉得无济于事索性整根糖果没入。但在途中他又随手在火车轨道上扔掉还有半满的杯子。

去你的不准乱丢垃圾。

拍了拍Dream house的门,无人响应,金南俊干脆擅自拉开一一

2.

"哥又晚了。快来。"

"着急什么,在这里有的是时间。"郑号锡接着朴智旻的手揽过金南俊的背。经过窝在沙发里看杂志的金硕珍,和金南俊击了个掌。

"人齐了?"薄荷色头发的闵玧其看起来又白了一些,肯定总是窝在房里画图。

"Party time!"金泰亨松开手指,唱针往圆盘上一跳,音筒和音箱中就蹦出激昂热闹的声浪。田柾国配合音乐把小喇叭吹响,闵玧其嫌他吵,一下子将音量调到最高。

哪一次玩起来都是疯到六亲不认,反正受伤也没有什么关系。最近迷上喷漆艺术的金泰亨把金硕珍推到墙上,金硕珍不挣扎只是嚷嚷这外套不便宜先脱了!朴智旻一同扑过来伙同金泰亨,俩小孩七手八脚把他们哥哥扒了按在墙上。金泰亨给金硕珍描一个像是命案现场的人形图。

"珍哥,OUT。"

3.

金南俊叼着他的棒棒糖双手插在兜里,随金泰亨在别人店门铺上涂鸦。闹了一晚上脚边那个装有好几支喷瓶的布袋的包包现在估计剩下他手上的黄色和深红色。他偶尔瞄一眼金泰亨的画作宁可失笑也不作评论。

"走了走了泰亨!"

夜间巡[xxxxxxx]警的手电筒往这个方向摇晃过来,金南俊抄去布袋就跑,金泰亨却不小心踢翻一只脚下的瓶子。

空旷的金属和沥青相碰声音。

"什么人在那边?"伴随呼喝而晃动得激烈起来的光圈。

两人对视一眼,拔腿就跑。

4.

金硕珍准备叠一个纸牌屋。

田柾国窝在角落里看着他的背影。宽阔的肩膀,好像可以遮风挡雨。做大哥的从来不搅合到他们的胡闹之中,就是那个团队中唯一保持清醒的存在。等他们疯完回头还有一个人微笑也一点不狼狈地站在原地,心中才不会有瞬间失落的空洞啊。

坐在他对面对纸牌屋毫无兴趣的,是从相识第一天就让金硕珍宠得没边的金泰亨。

想要看到最温柔最好欺负的金硕珍,那就找金泰亨。

田柾国眼中的金硕珍,则会比所有人眼中更加成熟一些。他想,也许他是老小的关系吧。五岁的年龄差使金硕珍始终努力想要当好哥哥的角色,对田柾国并不如其他哥哥的好坏照单全收。

过去他俩经常安静地把所有电灯关掉,只是靠在一起一句话也不多说,只是看电影。
剩下塔尖。

小心翼翼将两张纸牌轻放在最上端,就完成了。

金泰亨却抬起头来一巴掌散飞了纸牌。

然后像个没事人一样叼着嘴里那张牌。

金硕珍不生气,只是有些腼腆地说啊,让你们陪我做了这么无聊的事。可惜都来不及照张相。田柾国拍拍他肩膀,说哥下次再来。

下次再来。

金硕珍迟疑地愣住。

5.

"啊啊啊啊大叔你跑得太慢啦!"

"平常是不是都没有做运动啊!"

两人绰绰有余地奔跑着,金泰亨甚至有掉头对夜巡警官做鬼脸的闲情。

6.

金泰亨你在水里做什么?

7.

被支援的警员包抄无路可跑,金南俊和金泰亨终究还是遭到粗暴的逮捕。脸颊被摁在车门边缘,喷瓶从布袋里散落在脚边。

毫不在乎身后跑得快肺炸掉还要努力给他们扣手[xxxxxxx]铐的警[xxxxxxx]察大叔。两人嘻嘻笑着的样子让其中一名警员提出回去要给他们验尿看看他们有没有嗑药。

"太迟了。药效早就过了。"金南俊含糊其辞的嘴里,棒棒糖被抽走,金泰亨还在笑,充满浑身的肾上腺素令他笑得更放肆。

一缓下来几天没睡的金南俊真想昏过去算了,别的都等到了警局再说。

只是金泰亨想起会被传唤过来的监护人,突然有些清醒。

8.

一试着伸手就碎掉的梦梦梦。

疯了一样奔跑也始终停留在原地。

那么将我燃烧吧,让我再疯一点。

9.

郑号锡和朴智旻无可自抑地在曾经奔跑过的道路上嘶吼。分明声嘶力竭,却没有人听见。

10.

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作息良好,生理时钟会在早晨唤醒他。

睁眼就看见可爱的弟弟站在床边看着他。染了崭新的发色,显得很有精神。

"智旻来了?"

"来看看哥。"

话音未落,朴智旻被甩过来的枕头挥个正着。

11.

"KIA!"伴随郑号锡独有的怪叫,枕头大战拉开帷幕。

沉闷扎实的碰撞声打在身体上,不疼痛也不叫人愤怒。第一个挨揍的金南俊被羽毛笼罩,打了个喷嚏。

到底是谁故意只买了六个枕芯?朴智旻嘲笑没抢到玩具的金泰亨坐在一旁围观。这次金硕珍没把枕头让出去,因为朴智旻知道其实他也很爱玩这种无伤大雅的游戏。

半分钟后小小的厅里像是降过漫天大雪。满天满地飘落都是枕芯布套里解放出来的水鸟羽毛,金南俊捞起地板厚厚的羽片糊了郑号锡一脸。闵玧其手中半个枕头正面扑打向田柾国。

金硕珍用完自己的枕头,坐到一旁看他们继续耍混。玩累了就三三两两东歪西倒。

朴智旻和郑号锡倒在一起。

"我今天的表现不错吧?没有失控。"

"做得好。"

12.

"哥帮我找找那张牌。"

"图腾是不能让别人触碰的,泰亨。"

"我已经不需要了。"

金南俊翻出掩埋在羽绒之下的那张扑克牌。他从未看过牌面。

黑桃ACE的蝴蝶。

他捏着那张牌,独自坐在dream house的门口。

Waiting for a train.

13.

田柾国从来不知道闵玧其居然会发酒疯。

翻箱倒柜把屋子里弄得一片混乱。他想不通这个热闹的大房子怎么一下子就空荡荡了呢?

"哥不要这样的啊。"

"你走开。"闵玧其挥开田柾国的手,渐渐从喃喃自语变成怒吼:"怎么可能没有!怎么可能!"

"拜托了哥。"痛心地紧紧抱住这个总是装作不经意,不在乎的哥哥。"拜托了,看看我啊。"

闵玧其突然仰天大笑,借着酒劲将力气大于他的弟弟推开。头昏目眩有些脚下虚浮的样子,眼里噙着泪光的田柾国真的再也无法容忍。

换了从前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今天。

他对自己的哥哥拳头相向。

倒在阶梯边的闵玧其复又被拉扯站起来。他将挡路的田柾国推到一旁,也不管他是不是过去自己最疼爱的老小,是不是撞疼了肋骨。

他举起一把椅子,像是要砸碎梦境一样,摔向了镜框里巨大的玻璃镜面。

14.

你们为什么要争吵,要打架。

15.

他曾经有六个哥哥。平时怎么样和周围人相处都好,只要聚在一起就会笑会闹,太开心而显得有些疯疯癫癫。谁叫他们处在人生最好的年华呢?放肆一下也可以被原谅的。

可是,这个凌乱的大房子什么时候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哦,还有他隐隐作痛的肋骨。

16.

回忆就像枯萎的花瓣一样,纷纷落落消散掉了。

碎散在我的指尖和我的脚下,飞散到我的身后。

像是徘徊在梦中追逐的蝴蝶,追随你留下的痕迹。

指引我,或是让我就此停下来。

让我能够呼吸吧。

17.

今天的金硕珍看起来有些憔悴。

也许是闵玧其状态不好的缘故吧。田柾国穿着那件浅蓝色的毛衣,一言不发地盯着他哥哥。

有几秒钟的时间他想要问问金硕珍自己该怎么办。尤其是金硕珍的眼神显现出不该有的忧伤,像每一帧记忆里的从前一样,关怀又担心地看着他。

不应该这样。

因为他在做梦。而面前的金硕珍只是个闵玧其的潜意识投射。他根本不知道他们因为失去了他都快要发疯了。

田柾国想,他们每个人的记忆应该都有些偏差。

所以梦境里,金泰亨潜意识投射的金硕珍,温柔得无边无际像是汪洋大海。

所以朴智旻潜意识的金硕珍还多了一点调皮和朝气。但是他情绪起伏大,很容易让金硕珍意识到自己是个投射,然后将他们全都弄醒。

而闵玧其潜意识的金硕珍,因为闵玧其的歉疚,显得脆弱又美丽。

18.

谁叫他们连缅怀的照片也寥寥无几。

金硕珍生前不爱拍照。他是他们的摄影师,司机,厨师,监护人。

金泰亨在闯祸的时候打电话找金硕珍。

金南俊田柾国肚子饿了找金硕珍下厨。

他生病之后朴智旻去过医院看他。有时候他不认得朴智旻,有时候他说自己是郑号锡。

病情最后金硕珍怀疑他们所有人都是他的幻想。

而前一天晚上喝醉的闵玧其因为宿醉没赶得及见金硕珍最后一面,金硕珍就已经成了田柾国怀里的一坛骨灰。

19.

他们的造梦师懒归懒,偏偏就喜欢大场面。

田柾国刚从上一层梦境里醒过来,身后的车鸣回响在隧道狭小的空间,愈发震耳欲聋。他坐在农夫车顶,车子打横堵住整条通道,长长的车龙汇成一束束刺眼的白灯。

"哥我们去作乱咯?"

"我在车上等你们,这样才能随时载着你们开车逃跑。"

只要不过度破坏梦境,潜意识投射的群众并不会有所反抗。所以他们总是在梦中宣泄现实无法崩溃的情绪。

街道没有车子,火车却会擦身而过。苍青天空和碧绿草地都是他们的。他们并不知道想要跑到什么地方也没有目的地,只是跑着跑着面前就会出现新的路。什么时候这条路能带他们去往正确的方向也没有人想管。

朴智旻和田柾国平衡感好,爬上车顶享受高高在上的滋味。俱高的郑号锡只能用汽水帮人家洗洗车。
热爱这种场面的闵玧其奔跑着越走越远,金南俊犹豫地转头,看到金泰亨往一面车镜喷了漆。大大的X。

突然一个潜意识人物显得有些骚动。

"呀跑!"

扔掉手中的饮料闵玧其掉头就跑。他作为潜意识的主人不会被攻击,然而一旦有人比梦主金南俊先被潜意识人物杀掉。

他们依靠嗑药进入梦境,被杀掉的话意识会掉进limbo。

一个什么也没有的混沌空间。可能永远回不到现实,再也无法从梦里醒来。

20.

那样的梦境,他们谁也不想要。

21.

You're waiting for a train, a train that will take you far away.

You know where you hope this train will take you, but you can't be sure.

But it doesn't matter.


Because we'll be together.

22.

朴智旻坐在那个浴缸里。

金硕珍曾经和伙伴们窝在这里面等他睡醒了上厕所。一个从浴室开始的生日趴地。

他们翻遍所有拍立得,都没有得到一张金硕珍的模样。

除了在街边的自动照相机留下的七人照。

这个敞开的车门,也算是哥哥存在过吧。

等等我,哥。

23.

人体自身的求生意志迫使金泰亨在水中挣扎了很久。

最后他在水下睁开眼睛,确认这次不再是梦境。

再等等,珍哥。

24.

开始做梦以后哥哥们从不回头。

田柾国放慢了脚步,看向坐在车里缓缓推进车子走在他们身后的金硕珍。

他露出一个好像想通了的笑容。

如果在一起叫梦。

25.

You mustn't afraid to dream bigger, darling.




----The End.----

评论(1)
热度(15)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