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

157。小十七囤粮号:千阳。

[硕珍中心]想爱 wanna love - part1

【硕珍中心,候选另一名男主角:闵玧其、金南俊、金泰亨、田柾国。排名不分先后or戏份。】

【虽然存稿走向已经不受作者控制了。】

【号锡和智旻是来助攻的。】

 

0.

金硕珍从儿时起拥有一个愿望。相较同龄人那些伴随年龄增长而摇摆不定的梦想,他的意志坚若磐石。每当新的一年到来,他会在临睡前打开崭新的年历笔记本,用心爱的粉红色圆珠笔写下未来的期许。

 

「想拥有自己的大厦。」

 

直到今天,现年23岁,在建国大学修读电影系的金硕珍,依然毫不迟疑地把这一条写在行事历本的首页,正中央。

 

他念大学以后父母回到京畿道老家。金硕珍兼职之余将自家两层楼小房子的房间出租,每月收到的六份房租足抵房贷和他的日常开销。来自国内各地的租客都较他年纪小,令人佩服他们来首尔单打独斗的独立和勇气。金硕珍与年轻的孩子们如同兄弟般相处,哪怕有几个调皮捣蛋,曾经在玩真心话大冒险游戏间调笑他的愿望,他一笑置之。

 

但就在去年,金硕珍在校交情不错的一位朋友开始有了交往的对象。每天每天在空气中散发那种充满粉红泡泡的心情,令金硕珍终于后知后觉萌生他这个年龄的男生该有的……思春期?

“硕珍该不会是母胎单身吧?”对方虽是笑着却没有嘲笑意味地问,金硕珍下意识点了头。好友先是觉得不可思议,再想想金硕珍尴尬癌晚期……唉,看起来还是个感情迟钝的朋友啊。这样的话就算女生有暗示,也很难被这家伙察觉。

 

好友只能摇着头,期待能有主动的人来给金硕珍开窍。

 

圆珠笔顶端的小马里奥高举一根手指,戳着金硕珍肉乎乎的脸颊。

 

2015年的日记本,第二页的单线纸面,金硕珍在第一行正经八百的写道:想谈恋爱。

 

1.

 

想谈恋爱?太难了。

 

金硕珍在一鉴湖前的长凳上跳起。往回拨着电话,一手匆忙拎起背包课本,完全失去前一秒温柔帅气的模样。他没时间细想这是第几次对自己的约会对象鞠躬道歉,只顾着撒开长腿闪躲校园里三三两两的人群,沿着长廊往校门口狂奔。

 

“珍哥!”电话那头紧绷的奶音,是朴智旻:“哦莫哥你快快快回来,泰亨要炸厨房!”

 

“你们玧其哥呢!”金硕珍气急败坏地把书本夹在怀里,抬起左手望了一眼表面,这时间闵玧其肯定窝在屋塔房的工作室。那位是金硕珍的同寝,两人年龄相近却性格两极。相比金硕珍那张怎么看都好欺负的脸蛋,闵玧其一旦沉下脸来浑身上下立刻发散——你没死过可以来试试——的气场。

 

“午饭前和希望哥一起去交稿子了。”朴智旻乖巧回应。金硕珍瞬间像是被人抓住了头发般,连呼吸都一并停止。

 

【去年生日的上午,金泰亨兴致勃勃尝试给他煮一碗海带汤的场景历历在目……

 

今年春节后,金硕珍给从家乡回到首尔的孩子们准备丰盛的晚餐,金泰亨摩拳擦掌跟在他身后,坚持协助他……】

 

回忆仿若排山倒海的雪暴。

 

下一秒熙来攘往的人流打破金硕珍被暂停键的束缚,促使他继续往地铁站冲刺。

 

这期间朴智旻没挂断电话,似乎是站在厨房里任由金泰亨折腾煤气炉。金硕珍庆幸他总会在出门前把煤气管拔掉,而金泰亨永远搞不懂如何衔接栓头。

 

「炉子不能用呢。国儿还是你想吃披萨?」光听声音金硕珍都能想象那孩子在他的厨房里,穿着他的围裙笑得眯起眼睛露出白牙的表情。金硕珍心累。

 

他们的黄金老幺语调肯定:「我只想吃硕珍哥煮的拉面。」

 

金硕珍把他的手机背贴到地铁站入口的感应器上,刷卡进站。等他跑上楼梯再把手机贴回耳边只听见田柾国说:「你以为你叫金硕珍啊?」

 

地铁驶进月台的声音越来越大。尽管四肢发达,却体能极差的金硕珍把平常六分钟的路程在三分钟内跑完,此刻迈步走进车厢绝对可以在老弱病残孕座安然入座。他精神松懈地倚在门边对电话那头交待:“让忙内(咳嗽)……忙内先把(喘气声)……先把泰亨那小子(喘气声)绑起来……”

 

2.

 

金硕珍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噢,这是不可能的。

 

当金硕珍心惊胆跳从离家最近的地铁站出来时,他先抬头望了一眼家的方向,确认那里没有冒出火光黑烟、四周没有咿唔咿唔的警鸣声。安逸的小区氛围促使他实在是不愿意跑了。鸡米没有打电话来求救应该是没事的,他想。于是拖着有些酸疼的两条腿走回家。

 

他摁大门密码锁时迟疑着察觉屋里过分的安静。推开家门,发现哭丧着脸、身上还罩着他的粉色围裙的金泰亨,被什么压制在客厅里规规矩矩地跪好,双手高举典型的受罚姿势。

 

朴智旻和田柾国并肩靠坐在墙边,一个用吸管喝牛奶汽水,一个用兔牙啃燕麦能量条。两小孩一见站到玄关里脱鞋的金硕珍,拼命压抑自己的身体留在地面,眼皮和面部肌肉挣扎着向金硕珍传达不明信息。

 

想也知道,金硕珍那么迟钝的人根本看不懂╮(╯_╰)╭

 

最终还是郑号锡放下抹布,走过闵玧其(同时扯掉闵玧其的耳机)身旁从厨房里跑出来特别大声欢迎金硕珍回家。金硕珍越过郑号锡拥抱他的肩膀,睁大眼睛望向厨房。

 

前两天染了新发色的闵玧其摆张椅子坐在厨房门口,面向跪在客厅的金泰亨。粉色头发不止衬得他更加苍白,看起来也瘦了整一圈。他不过懒洋洋地坐在那里垂着眼,平时多动症的金泰亨一声也不敢吭了。

 

反常。

 

虽然闵玧其确实是这个家里如同严父权势所在的担当,但仅仅因此就乖乖听话的绝对就不是金泰亨了。没等金硕珍问问闵玧其为什么打开气场,郑号锡悄声在他耳边说明:“哥,你的微波炉坏了。附加一只塑料盘子。要不是我和玧其哥进了门,玧其哥直接拔了插头…”

 

他们刚进门就闻到奇怪的味道。朴智旻站在最外头,田柾国退了两步,金泰亨跳着脚叨叨问两人怎么办怎么办。

 

郑号锡放开金硕珍,摊开双手退到旁边,耸耸肩。金硕珍兀自叹了口气。情况有点艰难。

 

金硕珍径直穿过他们之间,书本背包都放到角落。他扯扯身上的tee,走向额头冒起细汗的调皮弟弟。把金泰亨的左手绕到自己肩上,扶着腋下把人半抱起来。金泰亨手麻脚也麻,动弹不得让金硕珍帮他把僵硬的双腿从身体重量下拯救出来。

 

当椅脚推动的声音和闵玧其的冷哼传进耳里,金硕珍也没有动摇,低垂眼帘做着自己的事。他轻轻替金泰亨疏通腿脚的血液循环,等闵玧其关起房门才开口批判道:“我说过我不在的时候,厨房禁地,金泰亨。”

 

“我想试试。”金泰亨扁嘴的样子看起来像受伤的小狮子。

 

“你不可以拿国儿的食物开玩笑。”金硕珍不去看他撒娇的脸,一屁股坐到地板。三个围过来的弟弟里,他持续按压金泰亨的腿朝郑号锡提问:“稿子pass了吗?”

 

“我的pass啦!哥想不想请我吃猪蹄!”郑号锡笑笑,“玧其哥的,你自己问他吧。”

 

金硕珍摸出手机调看电子收支簿,这个月的伙食费仍然绰绰有余,爽快答应郑号锡叫来猪蹄外卖。摘了手表手环,打开冰箱检查,金硕珍宣布今晚做部队锅汤。他在冰箱磁铁上的便利贴潦草写满要买的材料,撕下来塞给郑号锡;又从冰箱上储钱猪的肚子里拿了钱交给朴智旻。打发四个弟弟去小卖部后,他认命地摁开微波炉的门,扑面而来的恶臭和模糊一片的内容。

 

危险系数四颗星。

 

金硕珍对于刚刚忽视生气的闵玧其,觉得很内疚。

 

3.

 

收拾中途接到金南俊的电话,说明今晚不能赶回来。把报废的微波炉搬到屋外角落,金硕珍洗了手往二楼他和闵玧其的房间走去。那几个孩子离开家将近一个小时肯定是在刨冰店赖着不走了。天气太热,随他们吧。

 

他们的房间里,金硕珍的床靠近门,闵玧其的靠近窗。两床间一张小小扁柜阻开的距离还是很近,近到金硕珍可以从自己的床滚进闵玧其的被窝,反反复复碎碎念到闵玧其顶着低血糖起床。但这样的机会非常、非常少。

 

靠金硕珍的床那一边墙堆满马里奥玩偶,从大到小、从手办到毛绒玩具;紧挨着他们是各式各样散落的电子设备、书籍,一张电子琴。顺从金硕珍喜好挑选的粉色窗帘敞开,窗台外摆放两株小仙人球。窗台下是金硕珍的书桌,靠在角落的木制柜子则是两人共用。闵玧其挂着他另一副耳罩耳机弓背坐在床上,骨骼分明的一双手,时而跟随他耳里的节奏在键盘上拍打着、时而十指翻飞输入长串的文字。

 

他打定主意要无视推门而入的金硕珍,金硕珍则坐在床尾地板不发一言,安静等待闵玧其的注意。

 

“干什么?”毫无意外,缺乏耐心的人永远沉不住气。闵玧其扯掉耳机,里面的音乐轰轰烈烈流淌出来。

 

“对不起。”金硕珍坐在那里,微微仰头。左手撑在腿边,右手随意搁在腿上。他声音偏细,说话声常常被掩盖过去,等了一会儿没反应,以为闵玧其没听见,又重复道:“很抱歉。”

 

闵玧其没看他。咬住自己的右手拇指,拿出来,又咬。

 

金硕珍心里有些没底。

 

是这样的人。假设别人理亏来向他赔罪道歉,他倒是很快释然;现在的状况不能说他完全没错、更不是闵玧其的错。金硕珍明白,当他选择走向金泰亨的瞬间,就是一种纵容,而这种纵容是闵玧其无法忍受的。厨房可以说是整个屋子里最容易出事故的场所。金泰亨没有让熟悉厨房的人陪伴,身边还有两个小伙伴的条件下,一而再挑战自己曾无数次闯祸的根源。

 

闵玧其摆明要严教以示警告,金硕珍却等同无视地给予安慰。

 

处于有错在先的情况下,闵玧其的反应会让他紧张和精神敏感。现在,他进来时那股迫切想好好谈谈的勇气被闵玧其的沉默磨光了,道歉以外说不出任何缓和的话,两人间的气氛胶着得好像凝滞了一样。

 

总是如此,就算他和闵玧其两个是全屋子里活得最久的,并且曾经当着五个弟弟的面拦也拦不住地从客厅吵到(当时闵玧其还单独睡在楼下)卧室,再吵进工作室;直到闵玧其搬进他房里,彼此分享梦呓和屁的声味,他依然不时感觉尴尬。

 

楼下的空间感张大的同时带进来熙熙攘攘,田柾国一声声的“哥?硕珍哥?快来吃草莓冰啊!”催促金硕珍赶紧爬起来,匆匆下楼前对闵玧其说:“号锡叫了猪蹄,我弄锅汤。吃饭叫你。”

 

眼神没离开过电脑屏幕的闵玧其听金硕珍应答弟弟们的声音回响在楼道里,撇撇嘴,重新挂起耳机。

 

金硕珍喝着草莓冰沙,开始煮汤。金泰亨被厨房封杀,只能和郑号锡守在客厅剥着玉米粒等待猪蹄外卖;朴智旻和田柾国各别负责洗菜切菜剥水煮蛋、大米洗好放进电子饭煲。韩国人吃饭小菜也是主角,炉子上滚着汤,金硕珍转身在几个小碟子里装好切片腌萝卜、拌黄豆芽、买来的新泡菜、早上顺手做的土豆饼。

 

他们七人要是一齐吃饭,就在客厅撑开折叠矮桌,围成热热闹闹的气氛。今天少了金南俊。

 

朴智旻负责上楼叫闵玧其吃饭,因为闵玧其最疼他。入座时三个老小挨着坐满一行。郑号锡占了最角落的位置,金硕珍又占另一角,闵玧其只好在中间落座。

 

金泰亨先给他夹了一片火腿肠,表达自己的过失希望二哥既往不咎。金硕珍给他勺整碗的汤料,煮得软Q的年糕片放进嘴里时金硕珍问你最近是不是瘦了玧其。

 

郑号锡直接挤进闵玧其嘴里一块猪蹄,说既然瘦了那就多吃点吧!初稿过关他心情亢奋、得意忘形动作多,闵玧其差点被他筷子戳进鼻孔,没等闵玧其发作,郑号锡先扔了筷子逃到老小那一边避难。

 

最后金硕珍拍着桌面说:“呀呀呀!想吃饭的都给我端正坐好!”

 

混乱中田柾国带着恶魔微笑跑过来给金硕珍塞了整颗的煮鸡蛋。金硕珍怀疑他意图谋杀房东。


-tbc.-

评论
热度(58)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